Loading
0

凛冬将至,听音乐搬多肉

本文为Tan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坐标:浙江湖州

很迷恋用铅笔在略微粗糙的纸上写字的感觉,微涩之下有“沙沙”之声,如一个舞者滑步前行,又如幼年时看外婆养蚕时喂下桑叶,静听时的一片“沙沙”春蚕食叶之声,静谧而又清香。所以刚刚随手在纸上写了下歌名《Before the winter》就忍不住一直写下去了。

手稿✍。随手写的也晒晒。

手稿

《Before the winter》,这是芬兰startovarius乐队的一首歌,上次在网上跟人分享,发过去后,对方回过来四个字“凛冬将至”,“Before the summer turns to winter....”,伤感而执着。其实我第一次听Startovarius的歌,听的是那首《Fever》,像暗夜里孤独的吟唱,主唱的声音里也有微微的磨砂感,齐豫翻唱过这首,少了些许悲伤,多了几分空灵。

小雪已过,凛冬将至。凛冬将至四个字,看过美剧《权力的游戏》的人大概都会想起那句台词:“Winter is coming”。肉肉又要熬着过寒冬了,属于它们的秋天总是太短暂,简直是稍纵即逝,那么匆匆。

木心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而当下,这一切都成了传说。以前走几日才能送到的信件,现在弹指一点就发送,秒看,这个习惯速食的时代,人心也变得急躁,再找不到那份等待里的悠然从容或者牵念忐忑,也没有了拆信件时的欣喜。静下心来,一回首竟是归去来兮,田园将芜。现实之下,内心早已荒芜一片。能在这样的午后,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整理多肉,难得的慢时光,便已算是享受。

陆续把一些大盆的先搬到阳台。

肉肉的盆越换越大,占的地方越来越多,搬着越来越重,所谓甜蜜的负担,大概就是如此。不过心甘、情也愿。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这盆主角本应是卖家送的多肉,放了几个月没种,春天随便装了点废土种上,入秋边上却长出来几支酢浆草,迎风楚楚的样子,舍不得拔除,每每看到就想起那首纯音乐《人间四月天》,缓缓的脚步,徘徊着,正是春天的模样。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叶片刚染一抹红的将军阁,有点名不符实,一如腰枝纤柔的女子,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这将军大概是花木兰,舞的是《十面埋伏》。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红宝石和黄丽,八月误浇大水,叶子几乎全部化水掉落,以为又要仙去,幸好一直露养着生命力强大,也算历劫之后身未死。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桃蛋和桃美人,桃蛋度夏后恢复中,不容易,过了两个夏天了。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有个奢侈精致的名字:香奈儿,扬起脸却是历夏后的糙样子。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蓝丝绒。还没有到最好状态,莫名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去年播种的,不知道什么名字,自带仙气,经世而不染纤尘。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因地卡,脱去夏日绿纱穿上了红装,红得很正,很简单。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天赐。曾经的八爪鱼,长成了青葱岁月。我爱你如今样子,因为我知道你曾经的沧桑,多少事,欲说还休。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一干小萌物,好乖(新学的词)。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醉美人、汤姆漫画。去年出过果冻色,今年能否依旧?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张学友:“我会送你红色玫瑰。。。”

可爱玫瑰:“我不红,我就这个颜色!”

哈哈哈哈。。。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对!我是个养多肉的人。。。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琉璃晃。

爱你的笑,你是这世间的独一无二,春风十里,不如你,那么暖。

你笑,这世界便永远不会有冬天。

冬天搬进屋前的多肉

一边搬花,一边听音乐,然后怡然自得,自言自语般说下这些,天马行空,真自在。

相信吗?刚刚耳机里播过一首《秋止符》,谷村新司作词演绎的歌,“再次翻开珍藏的信笺, 秀美的字迹跃入眼帘,仿佛看见你握笔的左手, 轻灵舞动。。。”

凛冬将至,秋止也。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