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3

有一种肉,叫别人家的肉


  本文为上海肉伯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有一种肉,叫别人家的肉。大叔经常删肉伯的段子,这次一字未删,没删不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你们可以想象下之前被删掉的那些段子...还是别想了,听肉伯讲故事吧。

  一
  家里养了一条小狗,名字叫米卢,三岁了。为了健康干净环保,我买上好的狗粮喂它。
  可是,经常发现,随着米卢的长大,它对狗粮越发没有兴趣,感兴趣的是我们的食物。每次我们吃饭时候,它坐在桌子旁边,抬着头,眼巴巴瞅着主人,一旦掉下几个米粒或菜叶,它呼地站起来,抢上前去,吃到肚里。

  这真是一条很馋的小狗,肉娃说。如果吃馒头或包子之类的,肉娃时常随手掰一块,在米卢头顶轻轻一抛,它就可以啪地张开嘴巴接住食物,连咀嚼都省去,直接吞下去。
  我们吃好饭后,开始收拾桌子,米卢每次才恋恋不舍离开桌旁,内心无限失落和惆怅地走到自己狗盆前,面对放了一天的狗粮,闻了闻,又无奈地离开,找到一个角落,安静地趴着。
  甚至,米卢宁愿在出去散步时,把正在吃剩饭菜或猫粮的流浪猫赶跑,自己上去狗吞狗咽一番,也不愿动家里的狗粮。只有在实在捱不过去,才不情愿吃上几口。
  因此,我时常在米卢的粮食里,拌一点我们吃剩的饭菜,哪怕几片菜叶,它都可以很快把整盆粮食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后,舔舔嘴巴,心满意足地跑一边躺着。
  我不清楚,别人家的狗是否也如此。小时在农村,一直都养狗,那时就喂剩余的饭菜,哪里有什么专门的狗粮。到了今天,为何米卢对人类、猫类的食物如此迷恋?只要不吃自己的粮食,怎么都好。
  也许,米卢是一条很善解人意的狗?舍不得吃自己的粮食,这样可以为主人节约买狗粮的费用?或者,米卢具有“围城”的思维?永不知足,一直羡慕自己狗盆之外的食物?不得而知。
  人类的饭香,别人家的食物好吃,别人家的东西好玩。不仅狗们如此,孩子们也一样。我带米卢在小区里遛弯时,经常看到大人们抱着、领着两三岁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这些小家伙手里有自己的玩具,却盯着别人手里的,即便和自己手里一样的,也想去玩对方的。霸道一点的孩子,干脆直接抢了过来,惹得对方哇哇大哭。
  这是一种典型的吃着自己碗里看着别人锅里的心理。这样的心理,对于沉浸于肉坑多年的我而言,实在太适合不过了。
  二
  没入坑之前,我主要养绿植花卉,经常与朋友同事分享,让快乐传递。自从养了多肉后,极少把自己的肉肉送给别人,不只是因有时对方是菜鸟而残害肉灵,即便对方是资深坑友,我也不愿意。
  我愿意请朋友喝酒吃饭,可以送同事几盆绿色植物,就是舍不得把肉肉送人,那种割肉的感觉,刀刀见血,不好受啊!就因如此,时常被朋友同事说我小气鬼,说就说吧,反正说不掉肉就行。
  坐拥数百盆肉肉,怡然自乐之余,还要眼睛盯着别人家的。几年前,我时常帮其他办公室同事救治生病的绿植,恢复健康和生机后,对方满心欢喜地取走。
  那一次,一位同事送来一盆奄奄一息的生石花,也叫屁股花,皱巴巴,毫无生机,请我救治。我拔出来,修根,换土,重载,浇水,通风,日照。一段时间后,屁股恢复了圆润饱满的状态。

  同事跑过来要取走,我赶忙阻拦住,告诉她,你看到的只是表象,根系还需要再养强壮些,她信以为真。过些天,她又过来,我以要分裂蜕皮为理由,再次拖延。她笑了,说既然这样喜欢,就送你吧。我道谢之余,真是深感惭愧。直到改天送她一盆绿植,愧意才渐渐淡去。
  后来,在坑里越陷越深。两年前,加入景天阁大旺的多肉拍卖群,认识了9妹,连同大旺一起,几个人成为了朋友。其间,收到9妹快递过来的一盆群生玉杯冬云。
  这棵肉肉,因为我当时留名为“上海肉伯”而被门卫认为没有此人,压在传达室里好几天。我找到后拆开包裹,叶片脱落,根系枯萎,心痛不已。
  这是我收到的别人送的第一棵肉肉。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把冬云栽上,很长一段时间后,竟然慢慢活了过来,周边生出好多小芽,绿意葱葱。

  (肉锥和绿熊是9妹现在的肉肉)


  再后来,9妹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城市,搬到另一城市去见失散多年的男友。临行前,我试着说,你搬家物品很多,尤其是还有肉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帮你养一些?
  9妹断然拒绝说,我很介意!我会一盆不少装箱带走。9妹搬到新城市后,和我们都失联了。她之前给我的冬云,在夏天黑腐了,我砍掉好多头,结果只存活下来一棵,继续生机盎然。
  今年春天,失联的9妹和我与大旺竟然又重新联系上了。一个她和大旺因误会擦肩而过的美丽遗憾,让她与我们失联一年。如今,她在新的城市,已为人妻,即将为人母。谈及与大旺的过去,她没有半点遗憾,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真是一个洒脱的女子。
  我收到的第二棵别人送的肉肉,是成都莉姐送的。确切说,是三棵熊童子。和莉姐,其实不认识,更不熟悉。是缘于她看到我在多肉联萌上的小文而加我微信,可以看到彼此的朋友圈里晒的肉肉,却从没聊过。
  直到一次,看到莉姐的朋友圈里,发了几张萌哒哒的熊童子的照片,说家里没地方养太多肉肉了,想把几棵熊送给别人。我以为是开玩笑,留了一句话说愿意领养。没料到竟然收到莉姐的私信,让我留地址。
  其实,我家里已经有了两盆熊,长得很不错。即便如此,我还是来者不拒。几天后,收到莉姐快递来的包裹,里面三棵熊童子,有点瘦弱,但都是老桩了,应该养了有一两年吧。包裹里,还有一个栅栏形状的小盆。我把三棵熊种到一个大盆里,精心照顾。
  很快,熊童子就生长得旺盛起来,叶片变肥,新枝萌发,熊爪边缘呈现红红的印痕。我把照片发给莉姐,她很开心,不止一次说,熊孩子遇到了你,真是它们的福气!我说,你把它们送我,也是我的福气啊。

  三
  上面几次说的别人家的肉肉,都是女同事或女肉友送的,或者说,被我厚着脸皮要来的。我从没想到过,会收到男人的肉肉。本来,养肉的朋友圈里,就是女士居多,在许多人的眼里,大老爷们养肉,常常被不屑或鄙视的啊。
  但是,这次,我竟然收到了多肉联萌网站站长,大家习惯叫他联萌大叔,送来的肉肉。其实,这位大叔是男是女,我都不清楚,暂且当作男人吧。我开始和他聊,更愿意叫他萌老弟。但因为养肉的小年轻愿意叫他大叔,后来也跟着叫算了。
  大叔有一个多肉网站,做了好多年,拥有相当一批喜欢养肉喜欢写文的肉粉。他把在网站上投稿并刊发的部分作者建立一个群,里面男人屈指可数,二哈、水王、冷小冷、者行孙,还有已经被某人吓跑的哥哥。当然,除了能保证我自己是男人之外,其他确实无法验证男女。我是一个严谨的人,没考证过的事情,不能乱说,所以请大家不要拍砖。
  这个作者群,本来不断有新作者进来,不外乎是晒肉、聊肉等话题。后来,画风竟然慢慢变了。变成什么样,无法说清楚。一向潜水到海底的大叔,突然有一天冒泡说,这个群的风格,可称之为不可描述。
  慢慢地,这个群里,难得再有新人进来。因为大叔怕吓着新人。确实如此。曾经两位被大叔拉进的作者,没到一天,就先后毅然决然退出了。剩余的老司机们,在群里,在不可描述的道路上继续狂奔不停。


  至于什么是不可描述,顾名思义,就是没办法描述。就像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说,凡是不可解释的东西,必须保持沉默;也就像小时学的课文《小马过河》里的小马一样,想知道河水深浅,别人说的没用,还是要亲自跳河里试试。
  是谁在群里刮起了第一股不可描述之风?真的不是我。可在大叔的暗示下,众多肉友都将我作为罪魁祸首。我也懒得辩解,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作为在浑浊世间的清纯天使,我能有什么话说呢?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
  五一前夕,大叔在联萌上写了一篇《大盆崛起》,我看到第一时间就想,这是抄袭《大国崛起》!同时也进一步相信他应该是男人,否则干嘛崛起呢?文末说,将根据他自己心情,不随机在留言者中选出三位,赠送肉肉,作为节日的福利。这样做法,他称之为“选取有黑幕”.
  一时,文章后留言者热情高涨。留言内容千姿百态,大多是希望大叔关注到自己,表达自己多么渴望和热爱肉肉的心情。表达的方式,更是多种多样。
  有的很直白。比如,“大叔,看到我,看到我,一定要看到我!!”我不禁冷笑,真以为大叔有千里眼啊。再如,“大叔大叔我爱你!”;“我要留言,目的很单纯,就是觉得大叔你很帅,宇宙第一帅!”我再次冷笑,爱的是大叔的肉肉吧,至于宇宙第一帅,连大叔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呢。
  也有可怜楚楚状。比如,“正好今天生日,留一发,万一大叔心情好要送我生日礼物呢。”比如,“萌叔选我,我需要你的鼓励”.怎么证明是你生日呢?你需要鼓励,大叔会给你吗?
  更有一种文言撒娇式的批评。比如,“哀家就默默的看着你嘚瑟”.再如,“愿得一盆肉,白首不相离”.估计这两位是甄嬛的粉丝吧。但在大叔面前称哀家,要与大叔的肉白首相守,大叔纵然有心,面对背后大婶犀利的眼神,也无胆啊!
  还有不少人留言,简直不可描述,比如,“大叔养的蓝鸟真好,那么大!”“大叔的蓝鸟真是威武霸气!”为何说这样留言不可描述?我不是瞎说,请读者诸君把“蓝”字去掉试试看……
  这些留言都没进入大叔的黑幕。因为混迹联萌群一年,从来没有得到大叔的肉肉,他不定期会送给女肉友。我压制住内心的渴望,平静地留了一条言,连洗都没洗就去睡了。
  第二天醒来,看到黑幕结果出来了。自己不在三个名额中,却是被追加的两位黑幕之一。将五个被黑幕的朋友截屏如下:


  给大叔留地址时,大叔说,都是一些普货,别嫌弃。我说,情谊无价。大叔躲在屏幕那端嘿嘿一笑,那给你不死鸟吧,情谊不死。我内心一颤,又是鸟!作者群里不少朋友总以为我和大叔有基情,如果他们看到这样对话,真是百口难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平静地回复:即使鸟死了,情谊依然长存。然后,我内心默默地鄙视了自己一百次,真是睁眼说瞎话,我又不是柏拉图。
  接下来,我就忙着工作,忙着陪肉婆肉娃度五一小长假,无暇看作者群里的信息,也无暇看联萌的更新文章。
  继续上班后,进入作者群,几千条信息,讨论大叔的黑幕,我也不幸躺着中枪。其实都是老话题,什么肉伯萌叔基情澎湃双肉合璧笑傲江湖,什么大叔爱须眉不爱巾帼……我呵呵一笑。
  联萌网站更新的文章里,黑幕者之一轻衣写了一篇《红尘里,黑幕背后的多肉》,嘚瑟收到大叔的肉肉,文美图美,我大赞特赞之余,在群里建议大叔,把该同志发展到不可描述组织里!大叔一贯潜水,这次第一时间在群里说,想想肉伯,还是算了。
  我,无话可说,无话可说,无话可说。在无话可说中,收到了大叔快递来的肉肉。拆开后,满满一箱啊,我数了数,大大小小19棵!虽然这些种类,我几乎都有,也几乎都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但内心还是暖暖的,暖暖的,暖暖的...


  (大叔知道我喜欢这类不可描述的肉肉)


  别人的狗粮,别人的玩具,别人的肉肉。拉拉扯扯,这车,开得太远了,不觉间,竟然也变成老司机了。赶紧打住,我要去栽肉了。
  夏天愉快!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

最后编辑于:2017-05-19 19:20:43作者:作者联萌

感谢给作者投稿,谢谢你们对多肉联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