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夏天,就是个盲盒

本文为菰城月在多肉联萌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坐标:浙江湖州

掐指一算,已经半年多没写文,这半年多,一直被肩颈痛困扰,生活勉强自理,才明白朱自清老先生《背影》里那句“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如此真实,亲身体验方知。

刚工作时,看着对面即将退休的老前辈时不时扶一下滑到鼻尖的老花镜,揉完太阳穴又揉肩膀,然后看着满脸不解的我们几个年轻人说“你们这是不知老啊。”现在回首,人在年少真的是“不知老之将至。”

肩疼始于去年冬天,刚开始只是右颈肩疼,因为抗拒麻醉,三月份住院拒绝了医生建议的手术方案,选择保守治疗,于是各种理疗,推拿、针灸、药敷每天来一遍,冲击波一周一次,每次走进治疗室,看到各种像刑具一般的医疗器械,竟有点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感,全套下来,疼到满头大汗,重复二十天告一段落出院,谁知六月起,左臂也开始了,原来住院时同病房的阿姨告诉我“两个肩都犯过,才算完事。”也是真的😓。

(拔草,遇见一只蝉。)

蝉

养肉第七年,关于夏天只有一个总结,那就是你永远无法预判你面对的将是一个怎样的夏天,会是高温呢?高湿呢?是阴雨连绵呢?还是台风频繁呢?对,每一个夏天都是盲盒。

记得多肉第一次度夏,还是菜鸟的我,遮阳又遮雨,可是台风轻而易举地掀翻了我以为足够牢固的雨棚,上午还是风雨大作,中午起便万里无云,直逼38度,等下班回家,几乎全军覆没。

默不作声收拾残局,看着空盆,不信邪,秋天卷土重来。不止是重来,是变本加厉,多肉部队就在两三年里迅速壮大。然后在边死边买—边买边死,土—盆—土—盆的死循环里轮回。

去年夏天,立秋之前一切平稳,除了绿点徒点伤亡都在预期内,当然零伤亡是不可能的,听过一句话吗?“不死几盆肉那是瞧不起夏天!”就在暗自庆幸连夏必死的罗琦婴儿手指都熬过的时候,死亡秋天来了。

八月底温度降到30度以下,满怀欣喜地浸了一遍盆,静等皱巴了两个多月的叶片恢复,等来的却是连续高温,眼睁睁看着吸饱水的叶片透明了,杆子黑了,又是一堆空盆。

(矾根,大自然的调色盘。)

矾根

今年入夏,梅雨=没雨,原本的梅雨季扩展为高温天,六月下旬起天气预报便级级攀升,一度连续40、41,原本能让苦熬的肉肉来个中场喘气的台风,至今一个没有,除了某天人工增雨,七月起天天预报的局部有雨一直未见,大概我这不算局部。

综上所述,大家可以想像我现在肉肉的状态了,那就索性上点对比图。

忘了叫啥。

月影系

月影系

梦幻玫瑰,从梦幻跌落现实,从神仙变路人。

梦幻玫瑰

梦幻玫瑰

荷花,烤糊了,某天,早上晒到中午。

荷花

荷花

黄金万年草,喜欢它在春天里一点点曼延,虽然每年度夏不亡也残。

黄金万年草

黄金万年草

黄金万年草

罗琦,曾经饱满圆润如水蜜桃,现在只能算是桃干。

罗琦

罗琦

银月。一眼望去会发光的叶子,早已荡然无存。

银月

银月

红杉乌木缀。半边已经黑腐,不知能不能保命。

红杉乌木缀

红杉乌木缀

凝脂莲。不仅肤如凝脂,还幽香扑鼻,可惜只剩香如故。

凝脂莲

凝脂莲

乌木。一夜化水,已死,勿念。

乌木

乌木

白眉。曾经这盛世的容颜,香销玉殒。

白眉

白眉

白眉

饺子皮。度夏无忧的饺子皮也成烤饺子了。

饺子皮

饺子皮

灯泡。化水,寂灭。

灯泡

灯泡

世间万物,此消彼长,植物也不例外,当景天类等进入最难熬时期的时候,有的植物进入了最美时光。

先看看唯一这盆夏天颜值犹在的雪精灵,肉如其名,幕色下更像精灵。

雪精灵

夏天,是球花烂漫的时节。

仙人球花

仙人球花

仙人球花

仙人球花

仙人球花

仙人球花

仙人球花

结的种荚也很可爱啊。

仙人球花

夏天,是莲的时节,她一摇曳,你便知道是风。

莲花

莲花

莲花

莲花

莲花

莲花

莲花

岁月流逝,渐渐明白,人生也如同盲盒,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这一生自己可以掌控的东西并不多,如果必须承受着工作与生活的繁琐与重压,偷闲时就努力享受简单与宁静,凡事凡物太多则成负担,那就做做减法。喜欢马尔克斯的一句话“比起有人左右情绪的日子,我更喜欢无人问津的时光。”一院绿植,一壶清酒,一个闲人,便是最好时光。

一院绿植

★微信搜索公众号 多肉联萌,即可关注联萌订阅号,更多互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