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

与多肉的缘和劫

  本文为兰心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养多肉的心路,总有共通之处。

  坐标:上海
  先给你们讲个冷笑话热热身:)
  -不骗你们,这真的是一篇“干货”。
  -有多干?
  -闲话多,美图少。
  -为什么这么干呢?
  -因为最近雨雪多啊,需要中和一下:D
  (先把自己冷了一身鸡皮疙瘩。。皮一下有点开心嗳~好吧实话实说,其实今天不为晒肉而来,只为分享几年来一些心路历程。再说句大实话,其实也没啥美图可以晒,因为我的肉都长得比较随性,不虐,不控,略有些不修边幅。)
  正题开始前,火鸡镇楼
上海冬天的多肉
  养肉两三载,多肉于我,像一场红尘中的修行。
  (一)吾之蜜糖,彼之砒霜
  我说不上具体是哪一种肉让我入坑的,也许说不上入坑,那时候多肉像是一阵龙卷风席卷了我社交网络的任何一个细枝末节,无处躲藏。
  每天都在一群同事的呼朋唤友声中买买买,从好看的品种都想买一份,到别人有的品种都想买一份,到数得出数不出名字的只要自己没有的品种都想买一份,买肉的欲望像一场魔怔,无限膨胀。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回头想来,那时候的自己顶着爱好者的虚名,却更像一个被欲望操纵的傀儡,所思所想,无不是“占有”…
  在那个无知无畏的夏天,所有熊熊燃烧的欲望都化成了劫灰,可惜造劫的人却未思悔改,反而把目光瞄准了更贵的肉、更贵的土、更贵的盆…
  而今,踩着多肉的累累尸骨,我已走过了几次四季交替。收多了空盆,看多了肉肉的生死,于无数次痛惜与悔恨中,渐渐的,我不再执着于把每一个喜欢的品种都收入囊中了。
  经历过几番严寒与酷暑的考验,家里的多肉数量渐渐稳固下来,所有可露养的地方,都留给了那些经历过重重考验、生命力旺盛的“普货”。
  我安于守着这百十盆“普货”看日升日落、云卷云舒了。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两个窗台,是我仅能开辟、为它们提供最好生长条件的方寸之地;盛夏漫长、潮湿多雨、温差小的包邮区气候,是我难以更改的环境;而我那些一知半解的养肉知识,是我仅能给予它们的照料。
  与其为一己私欲,把那些明知自己没有能力照料的多肉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何不看它们长在别人的天空下、别人的花园里,怡然自得呢?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少年时,曾经看过一首小诗,其中一句印象深刻:“我也喜欢鸟,不过,比你贪心一点,总共有几万几千几百零几只,统统养在天空里。”
  赞叹作者的大境界、大胸襟之余,我也惭愧,自己终究还是没有达到那样大爱无疆的境界,对多肉,究竟还是有一些想与之常伴左右的小爱,无法割舍。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二) 吾心惶惶,乐土茫茫
  家里的养护环境实在有限:没有天台、没有露台、没有院子,只有一个封闭式阳台,然而终年难有直射阳光。
  为了让我的肉肉们能够夺天地造化,比肩“开挂区”的美肉,我在“圈地”的路上越奔越远。
  阳台外挂上了铁架子,把10厘米宽的窗台扩大了一倍;阳台外栏杆的雕花上也利用起来,用钢丝自制小花架,窗台从平面空间变成了立体空间;光照条件和通风条件欠佳的阳台也塞进了多层花架,用来养护一些不怕徒、不怕绿的品种和叶插小苗。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自己家的空间开发完了,又陆陆续续往婆婆家搬起了花盆,他们家有个一平米左右的小窗台,这样的风水宝地不开发可不是暴殄天物?
上海冬天的多肉
  再无“荒地”可以开垦之后,这种“圈地”的贪心变成焦灼,一念成魔,我开始念叨着老公换房子,把上有老下有小中有贷款的生活重压轻飘飘地一句话揭过,一心只想着我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还好,在一阵鸡飞狗跳的折腾过后,老公还能心平气和地和我谈谈现在、谈谈未来。于身心疲惫中我看见了自己的心魔。
  养肉的初衷,可不是这样,不是贪,不是攀比,不是怨恨。
  在我贪、嗔、怨、妒时,肉肉们一派自如,沐浴阳光和风雨,接受新生和死亡,或者美,或者丑,但是都那么坦然。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此身逍遥任风雨,何羡加州何羡滇?
  对了,其实我何需羡慕。
  前段时间,回了一趟云南的老家,给老爸科普了一下多肉,点燃了他养肉的星星之火。虽然我离乡已半生,可是那千里之外,我知道肉肉终究会成长起来,既承载着我对父母的陪伴,又兑现了我许多肉一方乐土的夙愿。
上海冬天的多肉
上海冬天的多肉
  缘由肉起,魔由心生,终究又因肉而灭。
  我与多肉,怕是一辈子也解不开的因果了。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