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5

在大仙家的一天

  想领略大仙风采?想亲眼目击大仙的大棚?下文的作者霄骥,与知名番杏大仙岛田先生(DTさん)共处了一天,看着他娓娓道来,内心突然的有了种宁静感,觉得种多肉似乎是件很幸福的事情。让我们跟随作者霄骥一睹大仙风采吧,相信你也会有点感触。

  去东京前后的三天时间只睡了4个小时,然后周日一早5点多就起床去赶电车,这样才能保证9点左右到达桐生,顺利的话可以在下车后20分钟内找到DT家。

  出了东京都,沿途路过琦玉、枥木,到了群马境内,桐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站,虽然是周末,但是很安静,车站和沿途都没什么人,空气比东京好很多。一早上就开始下起来的雨时大时小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拿着雅虎卫星地图找住址,一路上特别静谧,行走在狭小的街巷,躲避过往飞驰的汽车(日本人一下雨就把车开得飞快,不知道怎么想的),还要过一个小小的电车路口。

  到了地图上标示的位置,却没有看到应有的路口,正准备拿出别的地图研究下,抬眼便看到了大棚的顶端。

  急忙赶过去,影影绰绰中看到白头发的DTさん正坐在里面忙碌着,心里一阵喜一阵忧。来之前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发传真也没回应,所以等于没事先打招呼就贸然拜访,这在日本是比较失礼的行为,不知道主人会不会不悦。

  上前打了招呼,说明来意,DTさん说,这段时间工作忙得很,中国的订单已经压了1000多个,电话都不敢接了,更没空卖东西了。因为我们大老远来的,所以可以勉为其难参观一下。
  这两个是育苗棚,本来不对外开放,好在虽然没见过面,毕竟有过交往,DTさん还记得我们,于是破了例。“可以拍照,但是就不要公开了吧。”向他作了承诺,所以就不展示这里的照片了,除了下面的黄花385A之外。

  我问他,这一大盆385A怎么都是黄花的,他一开始以为我要买,连忙挥着手说“不能卖!不能卖!”发现我问的是花色,他答道:“纳米比亚的朋友直接给的种子,不知道为什么是黄花,以前还没开花的时候在日本国内卖过苗,结果人家反映说花色不对,所以没搞清楚原因之前不能出售。”说着又领我们到旁边的棚,看到另一盆385A,也是黄花为主,但是有个别开白花的,他都用白色的标签标记出来。我想说是不是返祖或退化来着,可是日语不灵光,“返祖”或“退化”这俩词一时说不上来,只好作罢。

  两个小棚还没逛完,DT夫人来了,说是有两位日本客人马上就到,于是DTさん邀请我们一起到他家去:对外开放的销售棚也在那里,感兴趣的话去看看吧。
  大概200多米的距离,还有蜿蜒的小山坡可以爬。DTさん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说:“中国人买生石花要的数量真多啊!日本人都是一个品种只一个两个地买,中国人一买都是每个品种要几十个……”其实中国的情况他都知道,主动的被动的各种信息都会第一时间反馈到他耳朵里。

  来的就是这俩年轻人。把我们送进棚里,DTさん继续忙自己的去了,我们可以随便走随便看,其实随便拔也是可以的,反正没人管,但是在这里恐怕没人愿意为一点点小便宜失了诚信。

  过了阵子,外面声音嘈杂起来,两位日本老人在DTさん陪伴下走进来。

  “他们都是研究仙人掌几十年的专家,最近一二十年开始研究生石花。我家的棚是60年代建成的,所以他们比较喜欢来我这里看看。”DTさん自豪地向我们介绍。两个老人也不客气,要了旗子便插起来。DT家的销售很有趣,不同颜色的小旗子,各人拿各人的,看好哪个就在旁边插上。正宗的插旗子划地盘。
  “看好的就插吧,我也没法一一告知哪个卖哪个不卖,挑好了再说。”DTさん说完又匆匆离开。心想着总不能白来一趟吧,于是要了红色的旗子和日本人一起插起来。
  两位年轻人方才用的是黄旗,两位日本老人选的竟然是白旗!

  走走看看选选,眼花了,脚麻了,DTさん又去忙了好久没回来。

  两位老人选了一遍,对我们说:“怕身上的银子不够哩。”
  “二位来自哪里?”
  “福岛……”怕我们听不懂,其中一个还“哐哐哐”做着地震的手势。
  然后彼此边聊边看,拿着老DTさん的书研究了好久。“大家看中的基本都是一样的东西嘛!”一个老人指着我们的红旗和他的白旗说。还真是,旗子插得挺集中,基本上他们的白旗都被我们的红旗和橘色旗子包围着。
  一圈下来,DTさん来给他们算账,不出售的都毫不客气地把旗子拔掉了,边讲评边用日式筷子起苗。二老似乎银子剩余了不少,算完账后又转了好几圈,接着选!

  “这个真的不卖吗?”福岛老人指着这个C16问了两次,被果断拒绝了两次,看来是真爱。

  然后他们去结账、打包、聊天,剩下我们俩中国人在棚里又转悠了好久。“真放心我们啊!”我说。情不自禁地想,这要是在中国,会有这样的彼此信任吗?

  下雨天闷,出来走走,看看周边环境。
  这是大棚外墙上自然生长出的图腾,浮想联翩……

  这是家门口被封闭起来的母本棚,如果不是DTさん此刻正忙着接待别的客人,真想让他给打开看看。

  来个门外的偷拍吧。

  另一边是销售棚和肉锥棚。DTさん的棚在日本算是比较杂乱的,不过看到他忙碌的样子,就知道他实在是没时间收拾。

  从上面看DT家门前的小路。

  过了很久,福岛的两位老人告辞了,DTさん小跑着来找我们,刚聊上3分钟,屋里的电话响了,他又匆忙赶回去。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听到的第几通电话了。
  然后再匆匆跑回来。
  “这个状态不好,怕会死掉,还是不要买了。”DTさん如是评价这个C393A。

  “这个黄色的标签是我的,我选中的,是我的!不能出售。” DTん得意得像个孩子。

  “这个我要留着打种子的。”我早知道这个他一定不肯卖的。

  “这个是和曲玉一起播种出来的,所以虽然很像C388,但是严格地说我并不知道它是什么,因此不能当做C388出售。”这是他对两盆翠娥的介绍。

  挑挑拣拣,走走看看,聊聊笑笑,时间过得很快。为了不想给DTさん留下活在父亲阴影里的感觉,忍着没有询问他老DTさん的情况。
  “我想见见那个"yellow green form" ex C229B,中国国内长期以来只流传着一张照片,想拍张新照片看看现在的样子。”我说。
  “哎呀!那个在先前的育苗棚里呢!”DTさん回答。看看天色不早了,真不忍心让他再跑一趟那边。
  “日本的墨小锥基本都是细纹的,您这里有出售的吗?”
  “刚结束蜕皮,不卖呢。”也确实,肉锥棚是封闭着的。他想了想,突然拉开肉锥棚的木栅栏,从门边的花盆里拔出一颗:“这个最大的,送给你算是礼物吧。

  我们也要告辞了。“明年春天我要休息一段时间,把父亲的书补充一下,毕竟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内容都不齐全了。”DTさん挺正式地说。
  行礼道别,比在东京呆一天鞠躬的次数都多,现在传统的日本和恪守着传统习惯的日本人,只能在车水马龙的东京以外的地方找到了。
  走下小山坡,看看时间已经午后3点了,好饿啊,去大吃一顿吧,然后趁着夜色赶回上野去。
  突然想起来,DTさん这一天也还没吃饭呢。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