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过去拟石莲花属杂交那点事

  拟石莲花属不仅现在很热门,早在过去十九世纪就已经很热门了,今天色彩缤纷,品种繁多的拟石莲花属很多都是二十世纪四十五年代拟石莲花属狂热者们所杂交培育的,下文的翻译者:Qiuhan(原文作者:作者:Lorraine Schulz / Attila Kapitany)为你揭开拟石莲花属杂交培育的园艺品种那层神秘的面纱。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欧洲对拟石莲花属展现出了最初的兴趣,而这种植物变得广为流行则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开始的事了,它在加利福尼亚尤其受欢迎。在那个时代,拟石莲花属藏品还多是欧洲杂交品种的后裔。随着运输方式的进步以及人们闲暇时间的增多,加利福尼亚的收藏者们开始南进到墨西哥去收集新的品种,以便杂交。最初产生的杂交品种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资质欠佳,叶子的形状死板,间距也大,看起来十分松散。那些叶子有明显弯折的,以及叶长大于叶宽的品种也都不受喜爱,被称作“长的很野”,不具备进一步培育的资质。绿色的品种皆不得荣宠,浅蓝色、红色和不常见的颜色则很得垂青。这也是之所以很少有绿色褶叶杂交品种的原因:他们一出现便因为过于寻常而惨遭淘汰了。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园艺系的Harry Butterfield教授培育了几种杂交品种,至今仍广为流行。早期培育的一些杂交品种在花期会有徒长的趋势,这是从其原始种那里继承的特征。Butterfield教授培育的至今仍流传的品种包括Echeveria 'Curly Locks',Echeveria 'Embossed Gem'和Echeveria 'Mary Butterfield'。

Echeveria 'Curly Locks'(花舞笠)现在看似淡淡无奇的卷边却开启了拟石莲花属的卷边之路

  与Butterfield教授同时代的有一位Frank Reinelt,也来自加利福尼亚州。他使用近亲繁殖(inbreeding,只在同一血缘的子嗣内杂交)的方法来锁定特征。他似乎格外喜欢蓝色的品种,许多Reinellt的Echeveria gibbiflora杂交品种都因为持续的近亲繁殖而发蓝。他最知名的杂交品种时Echeveria 'Blue Curls',Echeveria 'Blue Waves'(明显是姊妹苗)和Echeveria 'Black Prince'。其他对杂交做出贡献的加州人还有Don Skinner,他培育了Echeveria 'Blue Boy'和Echeveria 'Topper';Edward Orpet,培育了Echeveria 'Violet Queen'和Echeveria 'Orpet's Chocolate';以及Don Worth,杂交出了Echeveria 'Afterglow,Echeveria 'Morning Star'和Echeveria 'Morning Light'。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欧洲人也没有闲着。欧洲大陆上,适于飘窗的小型杂交品种比Echeveria gibbiflora系更受欢迎。德国人W. Von Roeder和荷兰人van Keppel是那个时期欧洲最知名的杂交品种培育者。
  最著名、最吸金的培育者无疑要数Dick Wright。Dick生于1928年,在1958年前后开始杂交拟石莲花属。他的父亲Clarence是加州长滩仙肉协会的创始人,他就是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对多肉植物的喜爱。Butterfield教授那时已经培育了许多流行的杂交品种,指出许多当时的品种形状欠佳,认为Dick应该在这方面多下苦工。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Dick繁殖并售卖了数千种杂交拟石莲花属。1986年,发生了一场悲剧性的火灾,他失去了几乎全部的植株和记录,而在这之前他仅仅命名了50种左右的杂交品种。Dick主要通过非近亲繁殖(out-crossing)的方式培育Echeveria gibbiflora的杂交子嗣,即从别的亲本产生的杂交品种上取花粉,而非近亲繁殖,再选最好的后代交叉授粉。实践证明这是个好办法,带来了新颜色和新外形的基因。作为育苗者,Dick Wright会先挑选值得繁殖和命名的小苗,剩下的则装在育苗盒里被便宜地批发给了其他苗圃,再被这些苗圃装盆作为无名品种卖给大众。圣拉斐尔的Lila Lillie自己也杂交拟石莲花属,但也会从Dick Wright那里买小苗进行繁殖,再给优秀的品种命名。其中包括Echeveria 'Blondie',这实际上是被Dick Wright抛弃的品种,但最终却和他自己命名的品种一样著名。
  1965到1985年间,美国康奈尔大学的Charles Uhl博士在拟石莲花属及其近亲中间杂交出了数以百计的品种。他发现在园艺中许多墨西哥裔的景天都已经被杂交了。他的杂交品种及其亲本的标本和照片可以在康奈尔大学的标本集里找到。它们有着不同的染色体数目,而他的主要课题就是它们之间的亲缘关系,以及亲本的染色体是如何影响这些杂交品种的。有些不寻常的杂交品种十分引人注目,但他并不特别关心它们的园艺价值。他将多余的植株分发给任何有兴趣的人,因此其中有些才得以进入园艺市场,并作为栽培变种而被命名。
  许多原始种都是二倍体,繁衍后代时将其中一套染色体遗传给子嗣。杂交品种的外观则在亲本的外观间摇摆不定,但大多数是不育的。然而,Uhl发现有些品种的基因是四倍体,具有四套染色体,这些品种的杂交则从亲本那里各继承两套染色体。这些杂交品种的外观依旧在亲本的特征之间摇摆不定,但大部分是可育的,能够产生第二代杂交。当然,有些拟石莲花属有更多染色体,从六倍,十二倍到十四倍不等,为杂交后代贡献出自己的一半基因。所以,如果一个杂交品种的两个亲本分别为二倍体和十二倍体,它就会从更高倍数染色体的亲本那里继承6/7的基因。无论是用什么方法杂交的,这样的品种都会极其近似于高倍染色体的亲本。Uhl发现许多高倍染色体之间的杂交后代都是可育的,可以产生第二代杂交品种,甚至当祖父母来自三或四个不同属时都行得通。这些属间杂交的后代很可能为未来的栽培变种杂交带来更多可能性。
  目前,最突出的拟石莲花属杂交品种培育者是Renee O'Connell,她为加利福尼亚的Altman Specialty植物园工作。自记事起,她便沉迷于自然界的美丽与多样性。当第一次见到梵高的画作时,Renee就被那生动的颜色所震慑到了。她一度涉足绘画和摄影,试图表现那种强烈的色彩对比和背光效果。作为热心的仙肉爱好者,她愈发被拟石莲花属吸引了,因为拟石莲花属本身就像画家的调色盘一样,而这正是不断杂交拟石莲花属以追寻美好的色泽和优美的形态的不朽动力之所在。在Ken和Deena Altman的帮助下,她将这种动力变成了现实的努力。他们对植物的热爱,精益求精的工作,以及为世界带来更多前沿的多肉植物的热情为他们那创造性的工作形成了极佳的环境。而不可忽视的是,Dick Wright以及她的母亲Denise Manley继Dick的血缘之后培育的那些杂交品种,也为Renee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