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那些肉肉:绽放刹那,不负芳华

  本文为上海肉伯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不接受自媒体类平台转稿)。春天的时光总是美好的,美好的时光总是难得,就像肉伯的输入法难得不会输错一样。
  
  几乎整整一个冬天,我下班后,都是窝在家里看材料和写字。有时,从夜晚到凌晨,面对着电脑,一个字都敲不出来;也有时,可以一直敲到外面晨曦初放,才躺一会,起来洗刷完毕去上班。
  好多次追问自己,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事实上,什么都未必改变得了。但自己吹出的牛,噙着泪水也要吞下;自己选择的道路,哪怕爬着也要走完。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好多事情,岂能由得自己任性,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甩开?
  终于,在一个早晨的四五点钟,我敲下最后一个字。长长地舒一口气,伸个大大的懒腰,脚下的米卢也懒懒地站起来,簌簌地抖了抖身上的毛。
  我走到窗前,轻轻打开窗户,外面满阳台的植物,更多是肉肉。在微明的天色里,那盆养了三四年的桃树,不知何时已经花蕾满树,含苞欲放了。我才意识到,又一个春天来了。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桃树旁边的好多肉肉,竟然不知何时,花骨朵也缀满枝头。比如山地玫瑰,密密交织的叶片中间,黄色的花箭,傲然刺向长空。我知道,一旦绽放,那将是山地玫瑰留下最后的静美。
  养多肉的这几年里,我的山地玫瑰在春天生长,进入夏季,就合拢叶片,娇羞入睡,哪怕到暑气退尽,秋意渐浓,也永远不再醒来,直至干枯飘零。
  去年例外,进入夏季,我将玫瑰不再露养,搬回阳台内,置于散光照射处,通风透彻,偶尔在其根系四周洒点水。
  不负我意,山地玫瑰、鸡蛋玫瑰,还有我不知名的其他几个品种多肉玫瑰,在秋天早早地醒来,慢慢地,舒展叶片,绽放生机。
  我闲暇之余,开始不断折腾它们。外出吃饭如果看到好的杯子,也要和店里老板商议要一个或买一个回来。
  记得那次在滴水湖附近一家东北饭店吃饭,我看到杯子很有特点,就略带腼腆地向服务生,一位甜美的姑娘提出之后,她爽快地说,啊,真巧,我也喜欢养多肉!不要叔叔的钱,送您好了!
  我赶紧矜持地道谢,毕竟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转身就满心欢喜地揣进包里,回家后用电钻和玻璃钻头,给杯子底打了洞,将玫瑰移植入内。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其他的玫瑰,有的为了养好根系,依然让它们在小黑方里呆着;有的我用颗粒土将它们栽进透明的玻璃瓶里,当然,底部也要打洞。
  这些玫瑰秋天就在窗外的花架上,接受阳光雨露;冬天我把它们搬回阳台内,防止寒风侵袭。出于探索和实验的精神,我将两棵继续露养,竟然也捱过了魔都去年的冰雪,虽然冬天叶片有些憔悴,到了春天立马恢复恣意盎然。
  如今,一株山地玫瑰就要绽放了。在所有的玫瑰中,它住在小黑方里,身躯瘦瘦弱弱,平时我也疏于照顾,目光所及处,更多是聚焦于那些丰腴强壮的玫瑰和其他多肉身上。
  在随后的几天里,山地玫瑰的花骨朵越发圆润。四五个花箭,旁逸斜出,每个箭头上有几个花苞,慢慢绽放出微微鹅黄色。完全盛开后,娇蕊吐芳,宛如金色转轮。而它的枝干,却越发消瘦,叶片也渐渐干枯。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多肉玫瑰开花,花朵不大,色不惊艳。可是,它用生命在开花!倾其一生的默默积蓄,只为此刻刹那的芳华。其后,就渐渐趋于颓败,直至死亡。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小时就耳熟能详的诗句,那时经验多停留于桃花落尽缤纷逝。如今在多肉植物身上再次体现,同样别有一番感触。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除了山地玫瑰,还有一种叫瓦松的多肉植物,也是如此。瓦松,顾名思义,大多生长于瓦片缝隙间的一种多肉。称其为松,也许耐寒和生命力顽韧之故吧。
  初见瓦松,缘于联萌作者群的水木写的一篇文字,详尽描述了山东不少房顶上的瓦松形状、颜色及生长习性等。印象至深的是写它们耐严寒,不畏酷暑。
  看罢此文,一直心心念念,希望能养上几棵,可惜在市场上一直没能发现。
  直到去年秋天,收到联萌老弟的黑幕肉肉,满满当当一大包里,赫然有一株小小的瓦松在列!苦于花架空间狭促,已放不下更多的盆了。就将瓦松和其他几株肉肉,拼种一起,放在窗外的角落里。
  秋日阳光浓,雨水多。偶然间,发现瓦松大了许多,也高了许多,把其他肉肉侵占得东倒西斜,就把它移到一个玻璃瓶子里栽好,依然露养。
  秋冬之际,它越发肆虐了,除了四周冒出很多小株之外,还疯狂地刺向天空。我真担心,这么下去,它会被风吹断。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相反在严寒中越发粗壮。后来才知道,这就是它的花箭了。
  瓦松的花箭,周身密密麻麻绽开着小花,花朵白色,慢慢变红,花蕊极细。通身像一条长长的蜈蚣虫子。
  瓦松的花期很长,一直伴随整个冬天。平心而言,色泽和花状一点都不惊艳。直到在一次风雨中,它悄然倒下,慢慢干枯而亡。
  冬去春来,瓦松战斗过的地方,不知何时钻出很多小的瓦松,紧紧扎根于土壤。生命坚韧,一代枯竭了,一代又生长起来,生生不息。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与瓦松同一批的黑幕肉肉里,还有一枝绿色的小苗,刚刚发根,枝短叶小,有密密的绒毛,摸上去有点扎手。问过萌老弟,得知叫枝干番杏。
  这种植物,也是皮实,不用怎么照顾,就呼啦啦蔓延一大片。去年我在联萌作者群里,嘚瑟自己养的一盆巨无霸玉翁仙人球开花结种子的照片,红色的一粒粒种子像花环一般,密布于球球四周。捻开一粒,全是细细的种子。
芳华多肉
  群友武汉的Joyce问我要球种子,我思忖良久,决定给她几颗。我一向以不送任何人肉肉的小气出名,没别的原因,就是舍不得。这次送她种子,不是肉肉,也不算破例。打包时候,仙人球的种子实在太细小,我也觉得寒酸不好意思,就忍痛剪断枝干番杏的很小一段,放在包里一同快递过去。
  前不久,Joyce在作者群里晒她的枝干番杏开花的图片,说是当初肉搏送的!由原来的一小枝,变成一大家子了!绿莹莹的枝条,盛开着紫色的花朵!那种紫色,不同于山地玫瑰和瓦松的花,散发着神秘高贵的气质!
  我转而看看自己的枝干番杏,干巴巴的,丝毫没有开花的迹象。一直潜水的萌老弟群里扔出几个字:这货,喜欢大水大肥大太阳。并抛出几张他的枝干图,比Joyce的更庞大和娇嫩。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我撒上化肥,浇足了大水。没几天,果然见效。枝条舒展开了,颜色苍翠了,花苞密密地冒了出来。那段时间,我下班后,早晨起来后,第一件事情就跑到阳台上看,横看竖看,花苞如故。
  前几天的一个周末上午,我呆在家中的阳台上,脑袋伸到窗外,静待花开。小狗米卢趴在旁边,眼神纯澈地看着我。枝干番杏的花蕾膨胀,却丝毫看不到要打开的迹象。
  我耐着性子,安静地等着,还是迟迟没有动静。眼睛发疼,转过身,蹲下来,摸摸米卢的脑袋。再起身看那花,不知何时已悄然绽放。
  我眼睛紧盯着别的花蕾,这次一定不能错过开花的瞬间,可它同样迟迟未开。就在我眼睛恍神刹那,花就开了。一朵,一朵,就这样开了。
  傍晚,我再看它们,早已一朵一朵,合拢上了。晚上,我打着手电筒看它们,在微凉的春夜中,密密地沉睡着。
  想起冬天写字劳累的日子,每每放松伫立于窗前,看着玫瑰桃树和枝干番杏等肉肉,顶着寒风,脑海里一直飘荡着歌曲《飘洋过海来睡你》的旋律和歌词,不好意思,是《飘洋过海来看你》:
  ……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
  ……
  冬天走,春天回。一代人来,一代人走,大地永存;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太阳照常升起。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补记:
  早晨起来,带着小狗米卢遛弯回来,就写这篇小文。
  原本要接着写仙人球、番杏科等奇葩肉肉的绽放芳华,可被小区隔壁部队大兵们震天的号子声打断思路,还有肉婆让我出去买早点的吩咐声,以及窗外小鸟啾啾的鸣叫声。
  好吧,就此打住,回到生活里。
  把要写的我养了多年的各类奇葩肉肉图片发一些,共欣赏。
  各位,春天愉快!
  1.巨无霸鸾凤玉,身躯绿色变红色,花朵艳黄,一年绽放两次。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2.杜威球丸,天冷了,花苞有点缩回。一旦绽放,醉美人心!
芳华多肉
  3.一直不知名这个,冒出的不知是芽,还是花?
芳华多肉
  4.带刺的球群生,种子红色,曾经被水木玩得体无完肤,两颗红种子被她当作红眼睛!
芳华多肉
  5.绯花玉,花开多期,耐活皮实。普货球球中的战斗机!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6.一柱擎天,其实大名叫福禄寿神木;其余三个,不知名,就当是一柱擎天的兄弟朋友了!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7.这个是四海波?四海之内皆大波,黄波。(联萌大叔语:似乎有银边四海波、白边四海波、鲸波等叫法)
芳华多肉
  8.荧光玉?风铃玉?朋友”七月”对此垂涎三尺,口水滴答到她的屏幕,潮湿了整个天空。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9.客厅里的幸福树,还是两年前开过一次花。那是平生第一次见。去年没开,今年又开了!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芳华多肉
  10.最后,放一张不知是不是艳日辉的状态肉肉镇楼。这张,很招作者群里不少朋友喜欢!希望大家日子都艳日生辉,健康吉祥!
芳华多肉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

最后编辑于:2018-04-16 22:04:43作者:作者联萌

感谢给作者投稿,谢谢你们对多肉联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