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你可曾忽略了那些配角多肉?

本文为水木在多肉联萌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只要经得住夏天的额锤炼,配角总有被发现的时刻,但发现后,可能继续忽略...

坐标:山东日照

我一直以为我的花花是这样的。

多肉中的配角

或者这样的。

多肉中的配角

却忘了我还有花花是这样的。

多肉中的配角

或者这样的。

多肉中的配角

翻了翻手机,发现相册里的多肉,反反复复都是相对好看的那几盆。相对丑的,我都自动屏蔽了。

不仅是拍照忘记拍,就连摆放位置也分不到风水宝地,就连浇水也经常忘记。清理枯叶?拔草?检查病害?不存在的。

谁说颜值不重要。养多肉的对于多肉,基本都是外貌协会的吧。

多肉中的配角

而那些被遗忘在角落的,要么某天你发现一个空盆,都回忆不起那里曾生长过什么。

要么你不经意发现励志的逆袭的,想拿出来吹嘘一番,却苦于找不到一张对比照。

多肉中的配角

镜头很少落在配角身上,然而主角光环的阴影之外,它们比主角更努力的活着。

多肉中的配角

其实我手头的配角肉,比主角肉多的多。

一棵狗尾草,足以撑起一盆荒凉。

玉吊钟瘦骨如柴的杆子,单薄地瑟缩在狗尾草侵占的地盘,大有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的萧瑟。

多肉中的配角

不夜城的盆中也未能幸免狗尾草的入侵。

一棵植物是不是经常有人打理,是不是受到足够重视,就看它盆里的狗尾草有没有被及时拔掉。

多肉中的配角

玉树在一个简陋粗糙的泥瓦盆里,经常被忘记浇水,更别说清理枯叶。

虽然玉树落叶很慢,但时间久了,枯叶也在盆面积攒了厚厚的一层,每当浇水,它们争先恐后的在水面拥堵,然后慢慢慢慢的沉积回去。如此往复,直到化为尘,化为土。

它曾来自于一片叶子。是我跟别人要其他植物的时候,不知何时被碰落到盆里的叶子竟然默默扎了根,被我一起端了回来。时间久了,我都忘记了当初跟别人讨要的是哪种植物,但这片叶子却从未因为冷落而自暴自弃。

多肉中的配角

这盆玉树来自上面那盆。当它还是小苗的时候,我把上端掐了下来种成了两棵。

玉树,我们当地又叫它厚脸皮。

玉树=厚脸皮

临疯=濒临发疯

当一个人脸皮厚到让人快要发疯了,你可以夸他“玉树临风”。

多肉中的配角

我家的万重山,已经不是简单的万重山了,它是万重悬崖峭壁。

我本来只有一棵庞大的万重山,因为家里小朋友勤奋的帮忙浇水,某天它孔雀开屏般散落了一地,我才知道它早已烂根烂茎。

用镊子小心的拾起每个枝条,剪掉了腐烂的部分。晾干伤口,在送人好几次后,我还种了三盆。

多肉中的配角

紫弦月真是既容易爆盆又难以养死。如果养的好了,又圆又紫,颜值还挺高。开满黄色小花的时候还挺清新。是个适合新手的物种。

然而不加管束任其发展,也能如野草般狂野。

多肉中的配角

乙女心受花架的压迫努力倾斜着身子。仿佛在努力伸手接住倾撒下来的风。

多肉中的配角

拇指盆里的乙女心端坐在花架上方,我想把它培养成主角。但似乎力不从心。

多肉中的配角

紧挨着的另一盆乙女心,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它既不出状态,还生满了气根。

后来想想,工资不够花的人,不都想门路赚点外快么!

主根的供养不足以满足它的需求,所以出气根另谋生路了。

多肉中的配角

有些多肉因为有主角光环,被放在好的位置,良性循环。

有些多肉,因为基础鄙陋,被放在不好的位置,恶性循环。

还有些多肉,被安排在配角的位置努力活成了主角。

有些多肉,明明给了它主角的资源,却只有配角的气场。

我们无法决定生活给予我们怎样的定位,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定位自己。

你可曾忽略了那些配角多肉?

无论生活如何忽略我们,我们都不曾忽略自己。

多肉中的配角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