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高考党应该有的多肉状态


  本文为王一诺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我也不知道原文标题是什么,我看不懂!!这是一位高考党的投稿,高考结束后的投稿了,前文看得我有点头疼,如果和我一样看得头疼的,只能说明你们和联萌大叔一样已经步入老龄化阶层,世界是我们的,更是她们的。一开始王一诺同学是只发文过来的,嗯...在联萌大叔的央求下,王一诺同学终于把她种的多肉照片发给我了,怎么说呢,长得很符合莘莘学子的应该有的状态,正文中配的多肉照片是联萌大叔网上找的,作者的多肉照片我放最后了,有兴趣想知道莘莘学子应有的多肉状态,记得看完。

  真不好意思,本来很早就写好了,怕高考作文用得上更怕发表了太开心影响心态,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某诺在养肉方面其实也是个小新人,这篇文只是文青病发作的产物,没有真正的养肉经验(也不敢瞎说2333),大家权当放松心情加嘲笑作者吧??
  /////////////////////////////////////////////////////////////////
  “名”扬九州(又名:精分少女的跑题日常)
  在那个中二的年代,除了中文只会C++的某诺曾经扬言: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有权瞧不起任何外国的文学。
  后来,我发现,这是中二期的我说过的唯一一句永远不会成为黑历史的话。
  ——负责装X的题记
  某诺掉进肉坑时间不长,见过的品种却也算是不少了。由于偶尔跑出来的文青人格作祟,某诺对肉肉们的名字总是异常在意。我会因为名字不够好听而放弃一株美好的多肉,也常常干出仅仅因为诗意的名字就心甘情愿地为并不符合我审美的多肉掏钱的蠢事。对于好听的名字,某诺似乎有着一种有些偏执的热爱。那么这篇文章,就来盘点一下某诺见过最美的多肉名字吧。
  凝脂莲
  //脸盲症表示很期待我的凝脂莲和劳尔碰面的那一天...识肉联萌的弟兄们准备好帮某诺认肉吧??
  凝脂莲是某诺最早喜欢上的多肉之一,当初还是个99999纯小白的某诺在某淘宝店里第一眼看到她,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店家养功了得,多肉的状态正是最美的果冻黄,叶片末端的一点粉红勾引着我的眼睛。点开高清大图,只见阳光透过叶片,叶子内部细密的颗粒状结构清晰可见,长圆的叶形让人不由联想起传说中贵妃洁白细腻的臂膀。再看到名称:凝脂莲。温泉水滑洗凝脂,我竟然与命名者的想法不谋而合么?
  然而凝脂莲终究无缘伴我度过这艰苦而甜蜜的高四生活。繁重的学业和严格的学校管理让我无暇完成淘宝的下单、付款、收货、评价等流程,托了学校附近的多肉店主寻觅,她的几位供应商却都没有合适的货源。也许,这是上天对某诺这个不务正业的高四党的小小惩罚?我相信,等我再次从高考考场凯旋,我的凝脂莲一定会在下一个巧合中遇到这份迟到的热爱。
劳尔
韩国多肉植物老桩—劳尔
  玉露
  //想拿针把玉露的叶子挨个儿戳破的宝宝们来握个手
  玉露是某诺最爱的十二卷(瓦苇)。作为软叶系中的精品,玉露透亮的窗面仿佛一滴滴真正的琼浆玉露,在墨绿底色的映衬下隐隐地泛着蓝光。刚刚认识玉露时,某诺还以为名字里一定堆砌了数不清的“晶”、“亮”、“莹”、“透”等形容词,却想不到命名者仅仅用了一个常见的名词,就把植物晶莹剔透的样子描绘得淋漓尽致。也许这就是语言的魅力,用最普通的字眼勾勒出最形象的画面。就像“人迹板桥霜”的清冷,“古道西风瘦马”的凄凉,无需太多的形容,一个或几个意象的简单强调,就能触动读者身上的一切感受器。
一砂锅的姬玉露
玉露
  花月夜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雕侠倚碧鸳。...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样子??
  花月夜是公认的最美普货,不仅植物本身美,名字也美得让人见之倾心。荡漾的春江,流转的月影(不是那个月影啊喂),带着湿气的夜风温柔地抚过大地,唤醒了一树春花。植物高高举起的花梗挑着一串串黄色的灯笼,仿佛江畔灯火通明的高楼,不知楼内是彻夜的笙歌,还是懒妆的离人。叶子上鲜艳的红边,是思妇的斑斑红泪,还是征人的思归苦颜?楼上的月影还在徘徊,花月夜的黄灯慢慢凋谢,结出了饱满的果实,这个美丽的名字,还会继续流传下去。
  //学生党们注意,上面那两联诗正确的版本是: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花月夜—超性价比多肉普货

多肉植物-花月夜
  静夜
  //知道这么娇小矜持的静夜有个女儿叫白牡丹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初见时只觉得小小的很精致,对于看似平淡的名字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等看到了养出状态的静夜,才发觉这个名字竟是如此的贴切。小小的一颗植物,在夜风中安静地生长,青玉般的叶片一层层展开,尖端羞涩的粉红像是一些不能展露在阳光下的心情。有时文青病发作的某诺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阳台,与多肉们对坐默谈,静夜中的静夜,别有一番韵致。
静夜

拇指盆静夜

静夜
  熊童子
  //你个怕闷怕涝怕叶插的熊孩子...哦不,熊童子??
  小熊是很多人的初恋吧。毛绒绒的质感在人类的世界里意味着可爱,而肖似熊掌的叶片更是不遗余力地卖着萌。姓“熊”不必多说,“童子”这个名字却正经得不像话。好好的“熊孩子”不肯叫,偏要叫古板的“熊童子”,好像一个爷爷宠溺地指着调皮的孙子摇头叹气,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反差萌。
萌茸茸的熊童子

长成熊树的熊童子
  楼兰
  //每次背古诗背到“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就莫名担心我的肉肉...
  其实某诺对软叶系十二卷的审美标准是窗面的透亮和干净,比如传说中的玉露极品潘氏冰灯。喜欢上楼兰,仅仅是因为她的名字。楼兰,丝绸之路上一个曾经繁华却又突然消失的古国,如同《红楼梦》未完的后半部,失落的文明总是会引起人们更多的兴趣和想象。狂风怒号,飞沙走石,危险而荒凉的大漠之下,埋藏着最令人向往的传说。楼兰多肉也是如此,尖利的毛刺下,清透的窗面映照出一幕幕被掩埋在风沙中的古城往事,看久了,仿佛整个人都要沉醉在那遥远的楼兰传说之中。
多肉植物 楼兰
  情人泪
  //话说情人泪是某诺唯一舍不得踩死的菊科植物??
  也是一个因为名字而爱上的多肉。在网上乱逛时偶尔看到了有人晒出的多肉,细细弱弱的几根茎干,挂着一串水滴形的叶子。好奇之下询问了名字,对方回答的“情人泪”三个字直直地击中了某诺心中最文青的地方。情人之泪,是伊人不再的感叹,还是有缘无分的悲伤?人们的脑洞总是向着最浪漫的方向开启,而植物永远是沉默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情人泪默默地在每一个肉迷的阳台上流下一串串碧绿的泪滴,讲述着那些谁也听不到的故事。
开花的佛珠

佛珠锦
  其实任何多肉都有自己的美好,初见时再不起眼的肉肉,看多了也就会慢慢爱上。楼兰如此,情人泪如此,每种多肉都是如此。每当一周的繁重学习结束,回到家中,某诺总会扔下满书包的脏衣服和坏心情,来到阳台上静静地与这些小精灵对话。刷刷熊童子落了土的手掌,洗洗姬玉露沾了灰的窗面,剪下一截长得太长的情人泪插进土里期盼着一个新生命的降临...高考正踩着倒计时在面前步步紧逼,只有在种满植物的阳台上,某诺可以暂时地忘掉考试失利的烦恼和堆积如山的作业。有多肉相伴的时光里,岁月不一定全是静好,但我们依然会心存感激。
  ——负责把X装到底的后记
  /*话说某诺最喜欢的多肉名字是月光女神,因为这个名字起的简直是神来之笔——自从萌上多肉,某诺每个月的生活费就没剩下过...
  不配图真的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一旦看到被我养成绿巨人的肉们,你们就没心情看文了??
  其实某诺喜欢的名字还有很多很多,初恋、胧月、淡雪、美人、月影、广寒宫、不夜城、乙女心、春之奇迹...之所以没有写这些,是因为...我实在编不下去了??*/

以下开始就是彩蛋了。
高考学子的多肉状态
我的垂吊款黄丽……
徒长的黄丽
长得毫无节操的熊孩子
徒长的熊童子
长得乱七八糟的柳叶椒草
徒长的柳叶椒草
现在连亲妈都不认识的红宝石
徒长的红宝石
不惜长歪也要生侧芽的英雄母亲银星
变绿的银星
这是还没备考的前的多肉状态。
最初的熊童子

最初的柳叶椒草和黄丽

最初的寿

最初的红宝石

最初的银星


  (自黑完也不忘黑下母上大人,真的是亲生的...)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桩的某种石莲……桩上突然变细的一段提示着她经历过的疯狂徒长我妈去年单位比赛答题赢回来的,她开始按某些无良花贩说的摆在屋电脑桌上吸辐射(理科生鄙视脸.jpg),后来被我紧急叫停了又天天浇水,结果浇多了叶片下翻严重,为了侧芽的健康我把叶子掰了半圈
caidan9
  黄丽叶插苗……说好的叶插状态好呢??!!
黄丽的叶插苗
  (最后,王一诺同学贴心的送上了叶插小贴士企图挽尊)对了,叶插的时候如果有小规模的化水,把化水的叶子抠掉,伤口洒抗生素(过期胶囊内容物就行),我用这个办法所有叶插苗全部幸存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