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停不住的手系列之君子好“球”

本文为鱼笑宝在多肉联萌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多肉品种很多,偶尔也换换口味,看看球。

坐标:南京

养护环境算是半露养,18年有了户外的大院子。

写在前面——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十四个小时之前,我在收拾阳台角落里那一筐“球”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棵白色的“球”歪向了一侧,心中凉了一截。正当我为“白鸟”的突然离去呜呼哀哉的时候,却发现是自己摆了乌龙,那个白色的“球”其实是一棵姬春星(和白鸟长得有点像,我前两天把这两个“球”调换了位置)。即便如此,心中还是略感不安,发觉自己从17年开始接触了“球”后好像还从来没有静下心来整理过养护他们的点滴过往,于是乎立刻化悲痛为力量,开始翻手机,找照片,忙的不亦乐乎……

我这里的“球”泛指那些外形呈球状的仙人掌科多肉植物。开始养护“球”实属偶然,一直热衷于逛大棚买景天和十二卷的我有一次看见郭同学在那忙活一堆仙人球就顺口问了一句:“正宗”的白鸟长什么样子啊?郭同学淡淡的说了一句“跟我来。”

当我跟随着郭同学的脚步,推开了那扇大棚的门后,从此打开了一片通往“球”的美好新世界。君子好“球”的过程,还请听我娓娓道来……

这张照片拍摄于18年1月27日,这些第一批造访我家的“球”们具体是什么时候买的已无迹可寻,想来应该就是在17年年底的事情。从照片中能看出来他们分别是:实生的月世界、实生的白鸟、实生的宝山、实生的香花玉、实生的精巧殿以及一个紫王子的侧芽和一个紫丽的侧芽。

一些仙人球

月世界

月世界

这是实生的白鸟,郭同学播种得来。我们常能在市场上、网络里看见一些售价低廉的所谓“白鸟”,那些东西很大一部分是一种叫做银手指的植物(这两个东西都是一个属的)。相比较而言,白鸟的刺座更加的柔软且密集。和白鸟类似的还有姬春星,各位在选购的时候要注意。

白鸟

宝山(据郭同学说有很多不同品种的宝山,弄不明白。)

宝山

香花玉(开花会香?)

香花玉

精巧殿(和精巧丸不一样,不是一个属的)

精巧殿

紫王子和紫丽的侧芽(都是紫字辈的,就住一起吧。)

紫王子和紫丽的侧芽

18年3月4号,我在学习雷锋日的前一天从郭同学那带回来一个欣顿花笼的侧芽,听说这家伙生长非常缓慢,就把他安排和紫丽的侧芽住一起了。

欣顿花笼的侧芽

你或许要问紫王子的侧芽呢?这时候的他住进了单间,但在随后到来的夏天里,因为没有给他遮阳,结果悲剧了,而同样辈分的紫丽侧芽差不多时间也随他而去了。

这张照片摄于18年4月27日。应该可以看出来,随着气温的升高,宝山陆续冒出不少花骨朵的同时,家里也多了一些新成员,他们是:实生的明日香姬、实生的长毛高莎、实生的碧琉璃兜、实生的黄体肋骨乌羽玉。

一些仙人球

明日香姬(小时候长的萌萌哒,颜值也在线。可是一不小心就会放飞自我,恣意生长,之后会有他的爆照。)

明日香姬

长毛高莎(刚回来的时候如此的萌,随后被我养的连亲妈都不认识了。他的刺是带着倒钩的,被戳中拔出来很痛苦,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的。)

长毛高莎

碧琉璃兜(开花很勤快,花的颜色很美,是夹色的,最后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我把他换了养护环境的原因落了一个赤腐的下场。)

碧琉璃兜

黄体肋骨乌羽玉(乌羽玉属的这些球的名字确实叫不准确,也不知道对不对。)

黄体肋骨乌羽玉

18年4月30日,“球”们开始竞相开花了,着实好看。

一些仙人球

宝山的花是单色的,红的很浓烈。

宝山的花

碧琉璃兜的黄花有塑料质感。

碧琉璃兜的黄花

可能是花期和我的上班时间冲突了,一直没有拍到香花玉的花盛开的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香。

香花玉

长毛高莎的花一小朵,这时候已经开始有徒长的迹象了。

长毛高莎的花

这张照片摄于18年5月14日,黄体肋骨乌羽玉又多了几位新伙伴。他们是:实生的八瓣兜锦(黄)、实生的龟甲牡丹、荷花的侧芽(花色是叫做浴火凤凰)、实生的大疣银鱼、实生的五瓣兜锦(红)。

一些仙人球

八瓣的兜锦(黄)。黄色的锦确实很亮,可惜好景不常在。在19年的春节,他莫名其妙的仙去了。

八瓣的兜锦

龟甲牡丹这货生长缓慢,不知道我的儿孙辈能不能看见这棵植物长大开花。

龟甲牡丹

18年7月17日的荷花侧芽,感觉长大了不少。

荷花

7月21日,这是大疣银鱼第二次开花,开了两朵,还是夹色的。

大疣银鱼

五瓣的兜锦(红色)

五瓣的兜锦

当时的自己以为“球”们很皮实,不容易生病。可是令人悲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宝山开完花后,在某个我不知道的日子里撒手人寰。等我发现时(6月24日),他已经回天乏术了。然而我并不气馁,化悲痛为力量(购买力),在随后的日子里陆陆续续又买回了不少“球”……

一些仙人球

实生的黄刺雪光

黄刺雪光

实生的姬春星,小时候和白鸟确实有点像,长大后软刺会暴露出来,群生时开花很美,可惜我没有等到它开花。我就是因为他驾鹤西去了,闹出了一个笑话,这才有了这篇文字。

姬春星

红太阳的侧芽。是被我坑害的第三个侧芽,从此江湖人送我外号——侧芽杀手。

红太阳的侧芽

V字兜的侧芽。

V字兜的侧芽

以上的四张都是18年7月17日拍摄。至今还没有发根,我很郁闷,昨天把这个侧芽送去了锁石,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这一批“球”是我18年7月24日在去宝岛旅游之前买的,分别是实生的宝山、实生的蔷薇丸、实生的新世界。当时拍这个照片是为了向吴同学嘚瑟一下,可惜她并不感冒这些小东西。

一些仙人球

实生的肋骨牡丹。

实生的肋骨牡丹

另外一种实生的肋骨牡丹(说实话,这个肋骨牡丹和平时见到的绯牡丹的区别不大。不过肋骨牡丹本来就是绯牡丹的优选园艺品种。)

肋骨牡丹

实生的绯牡丹锦。(那段时间迷上各种绯牡丹了,后来又买了紫胭脂什么的,这里暂且不表。)

绯牡丹锦

以上三张牡丹的图片都是摄于18年10月3日,这三个品种应该是18年9月左右郭同学从福建带回来的。

从郭同学那收了两棵红花兜,一棵龟甲兜以及一棵士童。突发奇想,就把家里原先单独栽种的碧琉璃兜翻了出来和他们种一起了,造型丑陋暂且不说,关键这一举动竟然为日后碧琉璃兜的黑腐埋下了隐患。

一些仙人球

11月2日,秋老虎的威力已经日渐消散。从图上能看出来我又购入了一棵实生的岩田奇迹超兜和实生的老乐。

一些仙人球

岩田奇迹超兜(他的花纹牢牢的抓住了我的眼睛)

岩田奇迹超兜

老乐。我竟然都没有给自己的老乐拍照片。哎,只能找到小郭大棚里的图片了。

老乐

随着冬天的到来,“球”们都进入了休眠状态,拿回室内后基本上没有碰他们。但是,天有不测风云,2月6日我少了一个“球”。

一些仙人球

这棵实生的兜锦竟然在春节年初二“没了”,看起来可能是赤腐的毛病。

兜锦

19年2月8日,年初四我到单位上班的时候,碧琉璃兜赤腐了。郭同学说,这是湿度太大的原因。

碧琉璃兜赤腐

就以19年雷锋日的这张惨照作为本文的结束。毕竟正是由于这棵姬春星的逝去,才推动着自己写了如上的那些文字。逝者已逝,养“球”的生活还在继续,希望在余生里我能更好的善待这些小萌物,多和大家分享那些美图,趣事。

姬春星

★微信搜索公众号 多肉联萌,即可关注联萌订阅号,更多互动,更多精彩★。

最后编辑于:2019/3/19作者:作者联萌

感谢给作者投稿,谢谢你们对多肉联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