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黑王子老树养成史


  本文为易居主人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黑王子老树养成史。黑王子也算是大叔的启蒙肉吧,当初也不知道在哪看到的一句话,说是多肉中黑色的极少,而黑王子就是极少中的其中之一。虽是帅极的王子,如今,黑王子和黑法师却同为普兄普弟...

  我有一棵普货黑王子,几年前,多肉植物还相对稀缺,黑王子也算是我的一枚心头肉了,但是随着贪念的增多,到手品种也不断增多,我开始忙着追求贵货,养死贵货。几天之前,偶然之间瞄了一眼,再度被这棵黑王子的美貌惊艳了,我开始从上万张照片中翻寻他的影子,多年的过往历历在目,我记得他经历了蚧壳虫侵袭,经历了夏日的晒伤,经历了大雪封顶,而今天,这些痕迹已经淡去,只有一棵饱经沧桑的黑王子老桩,我再次喜欢上了他,并为之命名黑王子老树。
  经郑重回忆,这棵黑王子是2013年楼主于燕山购买,鉴于当时拍照设备并不先进,我也没有给他留下照片。历史档案存留的首张,已经是2014年9月,当时他已经身型巨大,我把他请进了直径14cm的大花盆里,已然被他全覆盖,他要开花了,是这样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4年12月9日,他骄傲地抽出两只花剑,爆出红色的花朵,花事正好,花枝乱颤。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5年12月24日,花自凋零,叶心崛起。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5年1月,剪掉花箭,换来绿油油的生长期。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5年3月,花剑上的叶子出的叶插苗及一批来自杆子上的叶插苗,在艰苦的条件下健康成长。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5年4月,叶插苗初具规模,看着这么多小生命挤在一起热闹地生长,绝对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5年5月,由于前段时间长势过猛,嫩生生的叶片被烈日晒伤,总结多次被晒伤的教训,春季真的是一个多发季节。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5年7月,为度夏移至北阳台,只留下大合影中靠边的影子。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北阳台真是一个度夏宝地,整个7月,我家北阳台雨水丰沛,通风顺畅,每个肉肉都在这里养得又懒又胖,开花的开花,变绿的变绿,腐朽堕落,状态塑形什么的,都顾不上啦。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转眼到了2015年11月,工作上各种变故,几乎没什么心思放在多肉上了,直到北京的一场大雪覆盖了我所有的多肉,我才感到大事不妙。那次雪灾冻死了我的不少成员,搬回之前匆忙拍照,但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被冻死冻伤的多肉上了,也许黑王子足够坚强,并没有被镜头收录。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雪后幸存的肉肉们大难不死,各自重张旗鼓舒展生命。可以说,下面图片中出现的肉肉,都已验证拥有浴“雪”重生的本领。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不但毫发无损,反而子嗣繁盛,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之后,我用其中的一部分叶插苗做了一个当时非常流行的多肉花篮。由于打理不当,花篮里的多肉也在不久之后香消玉殒。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5年12月,在温暖的室内经历了一个月的修养,黑王子及其叶插苗开始恢复生机。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原谅我这张照片只有半张黑王子露脸,一方面是因为黑王子脸盘太大,另一方面也有点暴露我当时目中无“人”的狂妄思想。话说当年的白牡丹叶插苗真是美腻呀。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6年2月,在室内的暖阳下,黑王子及其叶插后代再度迎来生长的黄金期,膨胀速度明显,绿油油的德性又恢复了。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6年4月,黑王子及其它肉族们入住我的小院子,开启幸福成长模式。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5月,又长大了一点点,老桩的竿子已经初具规模。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5月26日,由于环境过于安逸,黑王子老桩叶心变绿,毫无节操地爆出花箭,无可救药地跌入长残模式。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然后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基本对他无视了,在记忆中也完全无法搜寻到什么。直到2016年11月,他又以嬉皮士的形象出现在镜头的一角,得益于拍照设备的改善,放大也算看得清楚,但是放大之后,我更觉得这时候他已经丑到了极点。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但就在这时候,叶心已经开始酝酿不一样的想法。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7年1月,虽然还是穿着裙子,但叶心的双头现象明显起来,也许他已经厌倦了多年的一成不变,想分叉,或者想分家,谁知道呢。也许任何一个屌丝,内心都有一颗不平凡的心。这时候,我早已忘记他的身份其实是一位王子。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2017年2月,他的华丽巨变终于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为他换了盆,揪掉了他穿裙子的叶片,这才惊讶地发现,他的底部已经孕育出三个健康的宝宝,侧面的枝干上也长出了健壮的侧芽,把他放到地段比较好的阳光下,整棵树的颜值,是这样。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而他的那堆叶插苗是这样。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没错,叶插苗也成为不折不扣的老桩了,虽然不是老树。
  阳春3月,这棵老树变的色泽鲜亮而健硕,引用路也的一句话,白杨树那么帅,可以做丈夫。放在这里也是可以的,黑王子那么帅,可以做丈夫。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最后一张白墙前的定妆照。
黑王子老桩是怎么养成的
  我相信这时候他已经完全展示了黑王子的贵族身份,我查了一下他的身世,父母分别是沙维娜和古紫,果然血统显赫。也许未来的他又将经历一些悲惨的巨变,也许还是会晒伤,会变丑,但我将长存对他的敬畏之心:真正的贵族精神在于处变不惊的人生阅历,在于饱经风霜却依然淡雅从容的精神高度。

  感谢大家读完这些布满灰尘、充满沧桑的老旧照片,如果你已经读到这里,说明你对这位落难王子是真爱。为表谢意,再送一拨我的普货大家庭美图。
  发图之前,我真心想说的是,现在可以爆出这些美图,真的不单单是因为我的肉肉养的好了,环境变好了,而是因为我拍照技术好了(纯属自夸,请勿相信),更准确的是,手机设备变好了,像素变高了,就像网上讨论的,为什么高中时代照片那么土,大学了反而又嫩又萌一样。无论是什么原因,都说明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这多好。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春天里的多肉植物
  既然春天已经来了,我们再来一波春花烂漫的赏花系列吧。从今天我才开始恍然大悟,为什么从大学时代我就喜欢收集一些袖珍的小瓶子,原来全是为这个春天准备的。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春天多肉植物开的花

  虽然文末有些跑偏了,但本文的主人公还是不折不扣的黑王子,我还清楚地记得他被蚧壳虫侵袭的惨相,也清晰地记得他浑身落满灰尘,蹲守在一个角落里。这种苦难的生存经历何其熟悉。遥想我来北京近十年,工作求职的过程中,也曾嚎啕大哭过,也曾委屈落泪过,当然这都是前三年的事情,目前当然更多的是从容和笃定啦。居住环境上,从租着破旧的一居室,到租着崭新的两居室,再到自行购买两居室,2015年底,又为了心爱的多肉租到了一个小院子,虽然逆袭程度远不及这棵老树,但也能折射出一点点奋斗的味道。北京,是一个可以容得下梦想的城市。
  小丸子说过,只要活着,总是会有好事情发生的。眼前的灰头土脑并不可怕,眼前的事业低谷也不可怕,在这飞一样的互联网时代,有谁能知道下一个风口上的猪是谁呢?
  也许在许多年以后,人们会传唱着灰姑娘的故事,传唱着丑小鸭的故事,和黑王子的故事。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