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肉友记:9妹的故事


  本文为上海肉伯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肉友记:9妹的故事。大抵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个有故事的人,就算你没什么故事,遇到肉伯也就有了故事,因为肉伯真的是个会讲故事的人...

  那个阳光明媚的春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了9妹。她正在大棚里,低着头,满手泥土,忙着给多肉清根换盆呢。
  见到我,9妹站了起来,有些吃惊:“请问,您是?”
  我说:“刚才还在群里凶巴巴叫嚷,让我放马过来,现在到眼前反而变淑女了?”
  她有些害羞,轻轻地“啊”了一声:“您是肉伯!”便低下头去,揉搓自己的双手,不再说话。
  我一时也有些恍惚,怎么都无法把眼前这个漂亮娴静的女子和群里的她联系到一起。是啊,她身材高挑,长发及腰,皮肤白净,戴着眼镜,清新隽永,靓丽可人。
肉友的故事-1
  一
  与9妹的相识,还是在一个多肉群里。这个群近五百人,汇聚了天南海北的肉友。大家除了拍卖多肉之外,就是聊养多肉的经验,晒自己养的多肉植物照片。
  在群里,我几乎不拍卖,也很少发言,是忠实的潜水一族,默默看着群里的人来人往和欢声笑语。直到有一天,9妹的出现。
  9妹一到群里,没多久,她就成为耀眼的明星。起初是因为她对养多肉植物的经验丰富,只要别人发上来的不知名的肉肉,她几乎都能脱口而出。至于每种植物的习性,更是如数家珍。就这样,她成为众多肉友尤其是新入坑生手们的“肉肉医生”,也成为本群被“爱特”频率最高的朋友。
肉友的故事-6
  与棚主阿旺在群里的沉默寡言不同,9妹非常活跃,为人热心,说话直爽,甚至经常爆粗口。有一段时间,大家以撩拨阿旺为乐,猜测他的样子、婚姻以及其他八卦信息。你们懂的,这帮如狼似虎的女肉友们,一旦打开欲望之门,一群男人都堵不住。其中以9妹尤甚。这个女子,在群里有时将阿旺蹂躏得体无完肤,有时又将阿旺描绘得伟岸挺拔潇洒帅气。
  面对9妹的凌厉大砍刀或纤纤柔情手,阿旺的策略是永远不接招,哪怕连“呵呵”俩字都没有。至于他对9妹是否私下“兴师问罪”,不得而知。
肉友的故事-7
  终于有一次,我替阿旺打抱不平了,在群里发了一句“旺哥被你们玩坏了”,惹得这帮女人开始调转枪头,围攻我。那段时间,正碰上我心情不错,就耐心地和她们讲栽种多肉,修身养性之类的话,从儒家讲到佛家。群里一片沉默,也许她们被我打动了,默默地端着手机落泪吧。
  这时,9妹发话了:“肉伯,我特别想砍了你!”随后是一连串的刺刀上滴着血滴的表情符号。
  我慢悠悠地回应她:“9妹,如果你足够漂亮的话,我会把我的名字改成....(联萌大叔语,以下省略十几个字)
  接下去,可想而知,群里炸开了锅。“好大的信息量!”“肉伯好流氓!”之类的话狂轰滥炸,足可以将我淹死几个来回。但9妹只写了一句:“记住,我会砍了你的!”就不再说话。
肉友的故事-2
  二
  群里每天到点,依然是拍卖活动,参加购买的依然是几位活跃分子。9妹的情绪就像六月的天气,经常在群里变动。有时沉默几天,不说一句话。有时让众肉友不间断刷屏,满屏都是她的话语,她的多肉照,嬉笑怒骂,毫不顾忌。对于拍卖,她绝对是辣手人物。一株植物,大家摩拳擦掌竞相出价,9妹常常出手阔绰而令其他买家却步。一个晚上她花费几千元拍到几棵多肉的情景,时有发生,而且,经常吩咐阿旺:“把我拍到的货存在大棚里,钱先付掉,以后专程去魔都取!”
  不拍卖的时间里,9妹和一帮肉友们依然在群里YY着阿旺,阿旺一如既往般地保持沉默。只是,9妹不同于其他人,她似乎对阿旺的信息掌握更多,什么阿旺去南京西路了,阿旺在郊区的另一个棚子里都是女人...
  群里朋友五湖四海,脾气和说话方式各不相同,有时,9妹也会和个别肉友争执。遇到这种情况,她大怒而退群。但很快又会被其他朋友重新拉回群里。
肉友的故事-9
  我时常在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做什么工作?养肉是业余爱好,还是专业经营?她和阿旺什么关系?当对一个人一件事,一旦想追究清楚弄个明白时,这个念头就无法停止。几次犹豫过后,我还是向她发出添加微信好友的请求“不砍我了?”竟然很快就通过了。这就是所谓不砍不相识吧。
  成为微信好友后,其实也没说过几句话。偶尔打个招呼,甚至连养肉的话题都不聊。相反,和她在群里却增加了一些互动,有时问问她不知名的肉肉名称,有时她在群里爱特我:“肉伯出来给大家宣讲佛经了!”
  后来,从群里她的发言中,慢慢了解到关于她的一些信息:在江南的一个城市里,自己开一个公司,经营汽车配件生产行业;性格多变,一会冷漠无情,一会火热激烈。可以确认的是,她有两条纯种的边境牧羊犬,每天早晨6点,雷打不动牵着它们散步。她曾在群里发过一张照片,真是可爱:江边,两条牧羊犬安静地相对而坐,中间是她修长的背影,看向远方;远方,是雾蒙蒙的江面。
肉友的故事-3
  三
  世界很大,也很小。躲在网络终端,连对方是人是狗都未必知道。说见面,就能见到了。此刻,她就文文静静地在我面前,笑意盈盈地和我聊着,没有群里的那般怒目金刚和“女张飞”的样子。
  她说:“过来两天了,帮阿旺在这里做义工呢!”
  我开玩笑说:“这义工,做大了!”
  她说:“你不丑啊,干嘛把自己在群里说得那么丑!没看到你之前,我很担心见到后,你给我一个大大的熊抱,揩我油呢!”
  “怎么可能?”我说,“阿旺是我的朋友,你是他的朋友,朋友怎么能乱抱!再说,我吃素,不吃荤,就是一桶油放我眼前,都不会揩!”
  正说着,阿旺从棚子的另一端走过来,和我招呼:“肉伯,好久不见!”又轻声对9妹说:“饿了吧,一起和肉伯喝酒去!”
肉友的故事-5
  四
  一晃,春天就过去了,夏天来了。天气炎热,阿旺的群里停止了多肉拍卖。加上工作和生活忙碌,我也几乎很少到群里。群里冷清得可以睡觉。有肉友说:“9妹呢,很久不见她了,又退群了吧。”我才记起,真的几个月没她消息了,群的名单里,也查不到她。
  给9妹发了两次私信:“群友念着你”,也没回复。
  阿旺也说:“是呢,联系不上她了。”
  魔都的梅雨季节来了,上半年就要过去。不管是群里,还是私底,都不再有9妹的消息。她送我的多肉玉杯冬云,从当初的枯叶蔫然,如今变得苍翠碧绿;还有阿旺给的那盆生石花,也子孙满堂,勃勃生机。
肉友的故事-8
  一天早晨,竟然收到9妹的信息:“遇到失散多年的男友,再叙前缘,即将搬到南方另一个城市生活。临行前,想见你一次!”
  我一时百感交集,纠结不已,不知该如何回复,是去?还是不去?
肉友的故事-10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