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第一次杰克遭遇战

  本文为兰心在多肉联萌的投稿作画,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多肉被酒精毁容这事,大叔是没遇到过,猜测情况可能是这样,夏天本来就是各种病害的高发期,植株本身可能已经有伤口有病菌还有生长的温床(蚧壳虫分泌的蜜汁),酒精能杀蚧壳虫,但杀真菌效果不好。蚧壳虫死后,病害(毁容、死亡)随之发生,不一定是酒精的锅。有遇过酒精导致多肉毁容的花友可以说一说。

  坐标:上海
  作为一名养肉界的“锦鲤”,入坑两年半的我,除了度夏经验有些许积累之外,在对战多肉界鼎鼎有名的各路妖魔鬼怪方面,实在是一纸空白,于是,当这个夏天落幕,蚧壳大军来势汹汹,短短几天席卷了十几盆肉肉的时候,我立马懵圈了……
  丢了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白色小虫子,带给我的本能反应确实就这么没出息。可是看着这些还残留着一波仙气儿的度夏小能手们,想着它们长达5个月的夏天都熬过来了,说什么我也不能轻易抛弃它们啊。。何况对于养肉人来说,哪一盆不是心头肉呢……
  橙梦露虽然一直也没有橙过,但是不影响它成为我眼中的小仙女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奥普琳娜一直羞红个脸,嗯,是个丰腴的妹纸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特玉莲,在温度最高的七八月,竟然憋出了一身果冻色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早晚刚有些许凉意,马库斯就急不可耐地涂上了胭脂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还有长了一张酱紫色“闰土脸”的女美月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既然不能抛弃,那就要承担起它们的未来。战吧!
  虽然实战经验为0,但“兵书”熟读了不少,战术构思还是迅速形成了(此处先给多肉联萌送上掌声)。先把被感染的肉肉都搬进了隔离观察区,然后迅速上网搜索杀虫药(然而至今为止,这条战略未能得到实施,原因嘛,上海在开进博会,所有液体和粉末都在快递违禁品之列,扶额无奈一下,顺便打听下上海哪里有卖杀虫药?),同时,蚧壳虫歼灭战打响第一签——
  轻拢慢捻抹复挑,一根牙签作战矛;幻想着大虫小虫落花盆,结果却是戳得腰酸背痛手抽筋。敌方虫数占据优势,个体攻击技能收效甚微……奋战好几个小时终于把肉眼可见的虫子戳完了,结果不到两天,虫虫们卷土重来。。第一回合,完败。
  是时候祭出传说中的蚧壳克星,大范围群伤魔法道具——酒精了!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画笔沾上酒精,在蚧壳肆虐的肉丛中尽情挥洒,横扫千军。酒精过处,寸虫不生!看着蚧壳一个个焦黄的尸体,我很想高歌一首“大风起兮云飞扬”。这一次,轻松愉悦地打完收工。
  接下来的一周,蚧壳的攻势确实缓了不少,虽然也有贼心不死的虫虫,但是魔法群攻用起来实在是太顺手了,于是……乐极生悲——
  肉肉毁容了!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对那些挨挨挤挤的多头肉肉,酒精的杀伤力就更大了,颇有点“我不杀多肉,多肉却因我而死”的悲壮。杀虫大业再次陷入困境……
  好在,经过这两番折腾,大部分肉肉的蚧壳虫暂时是绝迹了。从这个角度来说,酒精也确实是蚧壳克星,只不过要慎用。
  第三回合,兵行险招。对特玉莲、蓝丝绒、紫心等一众复发部位集中在叶心的肉肉,摘心(摘主心的同时,忍痛连侧芽一起摘了);对橙梦露、奥普琳娜、银星以及几个长生草等复发位置不固定或是叶片太密集、摘心有难度的肉肉,则是脱土、冲洗、晾了十天以上的根、换土换盆,然后听天由命。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第三回合战果如何,现在还没有办法下结论,观察两周以来,摘心的几棵,蚧壳没有再复发,叶心也重新发了新芽,似乎已经凭着这破釜沉舟的办法摆脱了蚧壳的纠缠;翻盆的几棵呢,状态却是比较糟糕,摊大饼的、穿裙子的、叶片脱落的、黑腐的,但可喜的是暂时也没有虫子再复发的趋势……在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险招之下,肉肉们究竟能不能渡劫成功,一切,也只能看天意了。
  尽人事、听天命。剩下的,交给时间。
  至于那些在这场遭遇战中幸免于难的肉肉们,它们珍惜着这一年中难得的美好时光,而我,则加倍珍惜着它们。
  虹之玉锦摄于8月,如今已经更加明艳照人了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唐印,在小小的阳台外挂花架中,鲜红得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加州落日,热烈奔放的橙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桃美人,好像丰腴的美人都特别容易害羞…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初恋是一场棉花糖一样柔软的粉色梦境,却往往也带着伤痕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小小的美女,豆蔻梢头的婉约风华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小球玫瑰的红,是时光沉淀的醇厚、浓烈,气质美女舍她其谁。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我有龙血美酒,谁有玉光杯?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绮罗,打翻了大自然的调色盘,就绘一段绮丽时光。
遭遇蚧壳虫后的多肉
  萌友们,别忘了支招啊!我还等带着渡劫成功飞升上仙的肉仙儿们回来看你们呐~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