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绿,是很多种颜色

本文为水木在多肉联萌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坐标:山东日照

上次降温前夕浇了水,怀着假装忐忑的心情,抓紧拍了“遗”照,并咋咋呼呼的担心,《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不知道这些多肉还在不在……》

今天猛地一看,一个盆都没少,还在。

(毕竟盆是很难冻坏的。)

绿颜色的多肉

但仔细一看,伤亡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当我发现淡雪把叶子掉到了别的盆,才发现它的杆子已经只能靠搀扶才能挺起。

绿颜色的多肉

而今天早上八点多,玻璃房里的温度如下图。

别问我白天多少度,我白天不在家。

别问我半夜多少度,半夜那么冷,玻璃房里那么黑,我是不会过去看的。

就连这个温度计,还是在联萌大叔问我玻璃房里有没有温度计以后,才从宝宝卧室里拿过去的。

绿颜色的多肉

只是忘了看看实时天气预报,对比下玻璃房与外边的温差。

算了我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补一个一小时后的室外温度。

(不算了我又能怎么办呢。我的时光机坏了,修理费用太高,回不到过去啊。)

绿颜色的多肉

既然发现一盆坏了的,那就得全部检查一遍。看了看出门前大约该有三分钟磨蹭时间。

于是我用意念扫视一圈,暂时解除冻伤警报。

(那淡雪怎么解释呢?那大概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它红颜薄命吧。)

还顺手拍了十几张照片。

(人要是不逼自己一把,都不知道自己效率有多高。你要是不伺候多肉,都不知道时间过的有多快。)

绿颜色的多肉

就算是匆匆拍的,咱也是乱中有序。拍的都是绿色护眼的。但虽说是绿色,却也绿的各不相同。

旋叶姬星美人,本来为了控颜色给控死了,剩了黄豆粒那么大的三四个小头,掐了重新怼花盆里,放在其他花盆底下,好久都没稀得看,今天用意念扫描到它。竟然恢复了生机还有点茂盛。

绿颜色的多肉

就是把它放这盆金枝玉叶底下的。

金枝玉叶一听自己默默的保护了一盆濒死的多肉,高兴的不知该说啥好,给您画个对角线吧。

绿颜色的多肉

鸡蛋玫瑰摊成煎鸡蛋饼了。

绿颜色的多肉

山地玫瑰也醒了个把月了。

绿颜色的多肉

千佛手小时候还算可爱,长大了就一言难尽了。

绿颜色的多肉

福娘用身材证明了,胖是因为有福。

绿颜色的多肉

若歌诗落枕了好几个月了,一直歪着头。我都把花盆转过去好几个月了,头也没正回来。

绿颜色的多肉

小的也不学好,看大的歪着它也不好好站着。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绿颜色的多肉

绿熊终于长爪子了,虽然并不明显,但不能否认它有。

绿颜色的多肉

都是四个叶子的枝条插活的,长的速度不太一样啊。

绿颜色的多肉

星爆,本来在花架上,这脸太占地方了,就给挪下来了。不然它旁边的多肉该投诉邻居挡阳光了。

绿颜色的多肉

玉树,叶插来的。并不是说叶插有什么牛逼,而是每次看到一片叶子变成一棵树还是感觉生命很梦幻。

绿颜色的多肉

疑似玉树的某赠品,卖家说是达摩宝珠,刚来时叶子薄软如卫生纸,没指望它能活,也没曾想它还能胖。

绿颜色的多肉

如果看过我以前某篇文章《花苞如米花如星,我来给你掰花生》,你大概能知道它叫烂烂,现在完全看不出理发痕迹了有木有?

绿颜色的多肉

对了,这是它理下来的一部分头发。

绿颜色的多肉

蓝松,刚收到的时候叶子都断了一半,连着一半。一副粉碎性骨折的样子,惊喜的是,老叶子断了一半的地方都冒出了小头,老叶子也没如猜测的那样彻底断下来。

绿颜色的多肉

奔龙,起初因为买不起仙女杯,而买了连高仿都不算的它。

后来因为一朵迟见的花儿夺了宠爱。

绿颜色的多肉

晚上睡觉的花伤不起。我出门它还没醒,我回家它已洗洗睡了。

绿颜色的多肉

开了快一周了,才匆匆见了一面。

绿颜色的多肉

于是补拍各个角度照片。

绿颜色的多肉

虽说绿色各不同,却也衬托了万绿丛中一点红。

绿颜色的多肉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

最后编辑于:2020/1/14作者:作者联萌

感谢给作者投稿,谢谢你们对多肉联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