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母亲与多肉植物


  本文为轻衣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母亲与多肉植物。这是一篇原本想写在母亲节的文章,大概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会想得很慢,写得很慢。小时候,大叔的奶奶也中了不少仙人球、虎皮兰之类的“多肉植物”,现在想想,却不知道它们怎么样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18岁的父亲当兵随部队去了川西北高原。后来,母亲追随也去了高原。再后来,我们兄弟姐妹们也就顺理成章的降生在高原。
  父亲的军旅生涯留下满身病残,尤其高原风湿性心脏病,让转行地方工作的父亲饱受摧残。母亲在偶然间得知有一种叫“金边兰”(学名金边龙舌兰)的植物叶片炖肉,对心脏病有好处,于是千里迢迢回到位于四川盆地的故乡,四处收罗,寻到一株带回高原。在每年十月到来年五月中旬,目光所及无一星半点绿意的高原一养就是20年。
金边龙舌兰
  每每金边兰长到五六片叶片,母亲就会割下一支给父亲炖肉吃。然而,父亲依旧在他48岁那年离开了尘世。
  母亲在她60岁那年离开高原回到四川盆地随姐姐们生活。
金边龙舌兰
  这株金边兰在四川盆地陪母亲也有20多年了,它诸多的叶片都进了母亲的五脏庙。虽然父亲离开近40年,可母亲依旧保留着用金边兰叶片炖肉的习惯。
  俩姐姐中,有一位迷上了网络写作,于是,母亲又养起了仙人球,摆姐姐电脑旁,说防辐射,一养也是十来年。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防不防辐射不知道,不过,这些家伙的花倒是很好看。
  前年,母亲因青光眼双目失明,可依旧放心不下这几株花草,每隔一星期,总会摸索着拎水去浇灌。前段时间,摸索着爬上阳台浇水,摔坏了9根肋骨。在我们的一致声讨中,才保证由姐姐接管。另一个姐姐说想要两小头,结果接管的姐姐很爽快,拿俩筷子一阵扒拉,得,原本挤满小仙人球的老桩,变得光秃秃的,满是疤痕,一如母亲沧桑的脸。
  母亲听着哥姐争着挑选回家栽种,笑容满面。而我也趁机捡回好些个小崽,栽在了后院。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老一辈人的多肉植物
  (自从有了它,小猫不来了,小狗不来了,院里终于清净了。)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