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9

普货之美,不输贵货


  本文为芳草萋萋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普货之美。作者芳草萋萋坐标深圳,就是为了多肉特别定制了个笼子惊艳了整个联萌的那个。多肉圈里的普货就是人民群众,一些贵货从人民群众中(杂交培育)来,最终又会回到人民群众中去,曾经的贵货,大家都心心向往,于是就大量培育,过个一两年就变成了普货,而现在的普货往前倒个几年十几年,指不定还曾是豪门贵族,所以普货美起来是很有天理的,因为当初它们曾经也是贵货。

  高能预警:多肉有毒,入坑需慎,一旦掉坑,堪比染毒,想爬出坑,哼!没门!
  自打入坑,买买买,工资成了过客,瞅瞅瞅,时间成了云烟。闲暇时光全部献给了多肉,白天工作成了副业,晚上电视成了摆设,淡了斗志,缺了雄心,少了交际,没了远行,忘情地活在自己和多肉的世界里。一个词形容就是玩物丧志,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样下去我会患上自闭症。
  看到这里是不是以为我是来拆台的,哈哈哈,哪能呢,仅是抒发一下入坑后的感慨而已。虽然感慨颇多,但我依旧如钉子户般坚守在坑中,所以还是言归正传吧。 去年秋天正式入坑到现在,我足足入了近二百盆多肉,清一色的普货,最贵的单棵肉也没超过二十块,就是这棵颜值不在线的白月影:19.99元。
白月影
  对于一些动辄几千几万的多肉,还去买的壕们,我表示颇不理解。多肉到底是植物,有生命的东西不是你用心呵护就能保证它经年不朽的,而随时可能死给你看。你说到底这些壕们对天价多肉是真爱呢?还是有钱任性!
  其实很多普货美起来也是很惊艳的,颜值绝不输贵货。受限于地域环境和养护水平关系,目前我的普货大部分只是出了一点点状态,我觉得她们都已经很美了。当然终极状态更是美的心醉,但那是我无法企及的,就满足于现状,把她们当作终极状态来欣赏吧。
普货天团

普货天团

普货天团
  静夜,号称夏必死,趁酷夏来临前不晒晒恐怕以后没机会了
静夜
  广寒宫,三仙之一,不负盛名
广寒宫
  月亮仙子,叶片这通透感,甚是喜欢
月亮仙子
  红爪,俏丽的红爪子
红爪
  乌木,没有果冻,但至少叶缘的红色非常美
乌木
  芙蓉雪莲,掉粉严重,叶心的暗纹比较特别
芙蓉雪莲
  铭月,别家的果冻,我家的猪肝,另有一番风味(其实姬胧月)
铭月?姬胧月
  作为青菜代表的虹之玉,一直坚守在颜值底线,这几天叶心出现了红斑,为什么我觉得很美呢!
虹之玉
  再来一拨我偏爱的紫色系列:
  晚霞之舞,紫叶粉边,自我感觉能毒倒一众肉友,哈哈哈哈,我四不四想多了。
晚霞之舞
  黛比,此时我只想抹去叶片上的鹿沼土粉末
黛比
  奥普琳娜,土肥圆的外表一度让我质疑她的身份,经多方证实,人家的正身就是奥普琳娜,只是长得肥了一点而已。
奥普琳娜
  这棵双头菲欧娜一直是我的最爱之一
菲欧娜
  紫色系怎么少得了价格低颜值高的紫珍珠
紫珍珠
  赠品系列
  点绛唇,我给起的名,当初卖家送的叶片插出来的。我感觉有点像月光女神,但不能确认,怕说错了被肉友们笑话索性就自己起名了。
不知名
  卖家说这叫水晶,群友说是棱镜,可对比网图都不像,悬案谁可破。
不知名
  群友说是蜜桃猎户座,依旧是悬案。
不知名
  不单多肉是普货,我的盆也都简单经济,都不超过十块钱,最贵的一个就是它了,紫珍珠的窝,七块,在我这,它可算是豪宅了。
种多肉的各式盆
  马卡龙盆,八块八四个包邮。
种多肉的各式盆
  素陶拇指盆,九毛九一个。
种多肉的各式盆
  坑中之人都知道,养多肉就必定要在两个死循环中纠缠。一个是肉与盆的死循环:肉多了买盆,盆多了买肉,肉和盆好像永远没有刚刚好。另一个是买了死,死了买的死循环。即便是大神级别的玩家也躲不过黑腐,化水,蚧壳虫等带来的空盆惨剧。我这菜鸟级别的萌新,自然是逃不开这些祸害的,时不时要经历空盆的伤痛。这不,两棵罗密欧傲娇了半年,却最终在上个月和前几天相继离我而去,这让我伤心了好一阵,不单单是因为两棵植物的离去,更因为他们叫“罗-密-欧”,我在想是不是女单身汪跟罗密欧相克,莫不是多肉界的罗密欧也只钟情于他们的朱丽叶主子。
罗密欧的死去
  瘦版罗密欧,从中间叶片开始化水
罗密欧的死去
  一碰,哗啦!散架!
罗密欧的死去
  盆空了咋办?继续买肉填呀!然而,在选肉过程中原定数量一不小心就会严重超支,有时是为了凑包邮,有时是因为患了选择困难症,这个想买,那个也想要,纠结半天的结果是都买了,再有就是买的多了卖家给你送赠品肉。比如上周,为了填罗密欧的空盆,本来只想买昂斯洛的,结果找到一家只要两块五一棵的店铺,但是满50元包邮,所以啊,就各种挑,各种比,最后买了八个品种回来。多肉是买好了,现在盆不够了啊!于是又开始选盆了。这时若再没控制好盆与肉的数量,买了死,死了买的死循环则变成肉多了买盆,盆多了买肉的死循环,真是无穷尽也!
  这次新入的肉:正主昂斯洛,五块两棵,卖家又送了一棵,等于五块钱买了三棵,尺寸还不小,都超过6厘米。
昂斯诺
  双头蓝色惊喜
蓝色惊喜
  新肉入了新盆,随之而来的是新问题:没地放了。先前买的防鸟防盗防熊孩子的铁笼子已经挤得满满当当的,于是一个不锈钢笼子又被请回来了。别笑话我,其实这是找一家专门卖鸡笼的店铺帮忙改装成的肉笼。
笼子里的多肉
  萌新很容易陷入人云亦云的怪圈,天天看养肉攻略,然后照搬别人的经验,却总是忽略人家的养肉环境跟自己的是不是相同,也无法判断偷师来的经验是否切实有用,只能通过实践去验证,有时候你可能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能得出实践结果。前段时间一直为度夏的问题伤脑筋,听说大比例的颗粒土容易度夏,我就马上行动,网购了大批颗粒土:麦饭石,火山石,绿沸石和赤玉土,按80%颗粒+10%泥炭土+10%草木灰的配比给所有多肉都换上了。
  因为害怕拌土时的尘土飞场,我把颗粒土都给洗了。晾晒的场景让我想起了我们老家一些地方的传统民俗:晒秋。
配土
  其实罗密欧就是在换了80%颗粒土之后挂掉的,随后相继仙去的还有蓝石莲,蒂亚,海宾格瑞和初恋,死因是黑腐和化水。我猜可能是换土一周后特意让她们淋了一次雨,接着马上持续五天高温28度,楼面超过30度的天气,烈日炙烤和盆土闷湿给了尚未完全服盆的肉们致命一击。症结可能不在颗粒土,可以说,就是我给作死的,看着死去的肉肉们,真是揪心啊!
  这些是遗照。
  海宾格瑞
海滨格瑞
  初恋
初恋
  果冻色大概是每个养肉人最大的追求,不过对我来说,果冻色就是果冻死,即叶片化水仙去前的回光返照,我的多肉只有在这一刻才能欣赏到美美的果冻色。果冻死,源于不可描述群的一位群友把果冻色写成了果冻死,一番调侃后,果冻死就成了化水肉的代名词。莎莎女王,某一天我突然发现下边几圈叶片呈现出淡淡的通透感,我激动得紧,以为我养出了果冻色,瞬间成就感爆棚。所谓爬的高看的远,也容易摔跟头。过了两天,当发现那几圈叶片果冻成这样后我才意识到原来人家是果冻死,那个心情如过山车般跌至谷底。(右边莎莎)
莎莎女王化水
  我随即把她挖出来,发现根部已经坏死,于是赶紧把化水的叶片和茎部切除,只剩下个看起来健康的芯子,晾干伤口后放在土上发根,总算是活过来了。
  对一些始终认为自己是棵青菜的家伙们,为了纠正她们的三观,我也是伤透了脑筋。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大温差不是能让多肉出状态吗,要不晚上请进冰箱来制造温差。于是马库斯就做了我的小白鼠,过上了白天阳台看景晚上冰箱纳凉的“幸福”生活。这是第一天的模样(考虑到卫生问题,我换成水培了,每晚放冰箱前换水和冲洗叶片)。
马库斯
  一周时间过去了,除了花开,好像也没什么变化,所以还是放弃了,就让她适应自然的环境吧。
马库斯
  之前的半年我都是孤军奋战在肉坑中,自打入了联萌群,每天被群友们的美肉毒的两眼发直,群友间的相互勾引,彻底激发了我欲罢不能的买肉欲望,发过N次入秋前剁手的毒誓,终究敌不过一张美照。好在尚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只能买普货,对贵货只存图过过眼瘾就好。不过据说入坑久了的人会不满足于普货,慢慢地会向贵货看齐,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该贷款置办点资产,用还贷的压力让自己剁手,止步于普货。

★★★多肉联萌微信公众号:drlmeng,期待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