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飘雪,记忆与肉肉

  本文为上海肉伯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越得不到越想得到,对于没见过雪的大叔来说,特别想想尝试给多肉淋一场雪,但在厦门肯定是没机会了。只能看别人秀他们的雪后肉,听久未见的肉伯讲故事。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雪,一片儿,一片儿,从魔都的上空飘落。我仰望苍穹,任由雪花落在脸上,碰触到温热的皮肤,顷刻间消融。记忆里,自身恍然不知何处。
  深夜,独坐桌前,放下书。手握一杯烈酒,慢慢呷。窗外的雪花,悄然飘啊飘。饮罢一口酒,坐上时光机。
  三十年前的深冬,在北方的家乡,我踏着厚厚的积雪,穿越广袤的麦田,那是求学少年郎。
  “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这是农村的谚语。
  那时,馒头对于我们而言,是一种多么难得的奢侈品!
  大学毕业后,来到魔都。一个冬夜,被同学下雪啦的叫声吵醒。惺忪中,推开宿舍窗户,大片的雪花,在夜空中晶莹飞舞。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赶紧给女友(现在的肉婆)去电话:快起来,看雪啊!看雪啊!听到电话那端,她兴(困)奋(意)的声音:好漂亮的雪,真漂亮啊!
  过了一些时日,她才告诉我,你真体(有)贴(病)!我来自雪乡,啥样的雪没见过?这点雪,嘚瑟!!
  时光荏苒,近二十年过去了。女友成为肉婆,肉婆生了肉娃。窗外花架,满是肉肉。肉婆、肉娃,是我都市忙碌生活的动力;肉肉,是我自留田里一抹绚丽的彩霞。
  这些肉肉,穿越春夏,走进秋冬;经历阳光,披风沐雨。如今,迎来罕见的雪。雪中的肉肉,任由雪花片片飘落。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不可描述群里,无锡玻璃鱼问:伯伯,我需要把露养的肉肉收回吗?松江的一米阳光问:伯伯的肉,是否依然在外?
  苏州7月的新娘,满心忧虑:这么多的肉,家里怎么收得下?罢了,听天由命吧;杭州的豪茗,啥话不说,刷刷晒出她雪中的美肉。
  我默然无语,思考半晌,说:雪水可以冻死杰克等害虫;还有,不经历风雪雨霜的肉肉,不是好肉肉。她们一片茫然,意思是不收了?问题是,万一冻死了呢?
  红楼黛玉在《葬花吟》里写道: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里追问: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飘雪里,肉肉,能够HOLD住这严寒吗?
  一贯信仰坚定、任由潇洒的Joyce说,武汉风雪紧,水培的肉肉,都结冰了!赶紧收回来;玻璃鱼说,早点下班,回家收肉……
  我推开窗户,雪花依然在飘,越来越大。大地一片白茫茫,笼罩住了户外的肉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范晓萱的歌曲,在心头响起:
  雪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拼出你我的缘份
  我的爱 因你而生
  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雪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在天空静静缤纷
  眼看春天 就要来了
  而我也将 也将不再生存
  ……
  玻璃鱼的肉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浙江临安茗茗的雪中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上海雪后的多肉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