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4

与瓦松的不解之缘


  本文为水木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我与瓦松的不解之缘。作者坐标山东莒县,俗话说,北瓦松,南不死鸟,常在瓦下走,总能见到其中一种。瓦松的一生也是蛮奇趣的,兼具了多肉大多数的特点,譬如说开花后母株会死、繁殖超级猖狂,直接从母株底座下长出一群大小猪、色彩变化也可以很明显,以及冬天休眠特征非常明显,休眠这点,很容易理解的逻辑,在北方不提前休眠便等着冷死。还是来看看作者水木与瓦松的故事吧,文中未注明的图片来源网络。

  (关注多肉联萌的文章有一段时间了,之所以想起投稿,是因为听说有一个不可描述的作者群,而群里体会到的是不可描述的情怀。而进群的门槛便是投稿,为了近距离膜拜大神们,我亦然写下了这篇文章。仅仅是试图让我的情怀可以描述。)(联萌大叔语:不要对联萌作者群抱有一意孤行的想象。)
瓦松
  我第一次接触多肉,那还是身在老家的小时候,屋顶的瓦松虽然不够惊艳,却别有风味。每次仰头踮脚看到它们在风里招摇,我总是怂恿大人帮我拔下来栽到盆里,捧在手里。可惜大人从不在意一个小孩子的任性,因此这小时候多年的愿望也从未达成。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它们叫瓦松,老家管那叫“马虎爪”,“马虎”是老家的方言,狼的意思。其实瓦松还是莲座型的时候,仔细看看,一朵一朵凌乱的排着,似乎是有那么点狼爪印的样子。(千万别质问我你见过狼爪印么?我真没见过!可是我没吃过狼肉,我见过狗跑啊。)或许这就是它方言名字的由来吧。那为什么不叫狗爪?或许因为瓦松多分布在山里,在野外,在狼出没的地方。
瓦松
  只可惜当时没有相机,于是那青苔半覆的灰色瓦当后面,随风摇摇摆摆,时隐时现的马虎爪,只能成为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乡愁。
  那是一种游戏,是我与瓦松之间的迷藏。每当懒洋洋的午后,我拖着板凳倚在南墙,远远的望着堂屋瓦缝里的马虎爪和狗尾草,天马行空的想着它们是生活在天国的精灵。每阵风过,我跟自己打赌我会与精灵相遇。
瓦松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再拥有无尽的对着屋顶发呆的时光,每天投身于繁复的书本作业,我遗忘了屋顶的天空中时隐时现的精灵,遗忘了儿时那不着边际的想象。
  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收入,我开始跟着自己的喜好装点自己的家,近几年多肉的声名鹊起,我亦然成为了多肉的粉丝。
  先是在花卉市场淘回几盆大普货,越看越爱,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先尝试淘宝更多品种,然后学习配土,挑盆,叶插,砍头,播种。甚至研究如何手绘花盆,如何摄影。从一个坑掉进另一个坑,却始终与多肉撇不清关系。
瓦松
  一次偶然的爬山,我意外的发现了漫山的野生多肉,毫不夸张的说,已热泪盈眶,正是儿时可望而不可得的马虎爪。我小心翼翼的挪了挪脚,以免踩伤石缝里的精灵。以后的每一步,我不再仰望山顶,而是悉心寻觅那几乎与山石一色的马虎爪。
  它们但凡个头稍大的,基本都饱经风日,满目沧桑,叶片上动物啃食的痕迹,脚踩的痕迹随处可见。小苗则成群结队,不谙世事的从石缝里探出头,懵懂的张望着这个世界,就像我小时候懵懂的张望着它们。
  我如获至宝的挑选了几颗品相稍好的拔出来,用口袋里的卫生纸小心翼翼的包了装进口袋,带回家后满心欢喜的栽到盆里,捧在手里。至此,儿时的梦想总该圆满。
  可当把它们与我买来的多肉摆在一起,总是觉得缺少了什么。是城里与乡下的区别,是公主与村姑的差距。盆里的瓦松总觉得与其他多肉格格不入。
  可是我又对这种差距心有不甘,毕竟瓦松牵涉的是我儿时的记忆,它赢的是情怀。
瓦松
  或许瓦松就该属于山坡的野外,屋顶的天空。属于青灰色瓦当掩映的屋脊,属于狼兔出没的草丛。属于儿时的记忆,属于记忆里的老家。
  而现在环顾四周,高楼林立,大厦崛起,再也难寻红砖青瓦,再也难见屋顶瓦松。
瓦松
  看着窗台上品种繁杂的多肉,就像狗被豢养,毫无违和感,甚至可以培育出各种狗的品种,凶猛的藏獒,精灵般的萨摩耶,逗逼二哈,结实的腊肠,小巧的吉娃娃,平易近人的大土狗。各有各的特点,但出现在院子里,牵在手里都那么自然而然。
  而看着盆里的瓦松,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豢养的狼,野性得不到伸张,失去了自然特有的韵味。
  无论生老病死,不管生存沧桑,离开了自然的风雨,就失去了原始的灵性。
  此图为去爬山时发现的瓦松
瓦松
  把瓦松带回家没两天,我知道了自己怀孕的消息。没多久严重的孕吐,打乱了我正常的生活,我无力工作,难以进食。甚至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必须的糖和盐。也就在极度的难受中抛下了我的多肉们。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月,现在回头想想都像一场恶梦。
  在我的这场磨难中,疏于关照的多肉挂掉了一大批。而我带回的几颗瓦松,却齐刷刷的开得繁华,说实话它的花在盆里实在不美,而这松树形的花柱,没有摇曳在屋脊的风中也实在憋屈。
  再后来,这繁华落幕的有些凄凉,整盆的瓦松无一幸免,全都为开花付出了生命。小时候只知道每年都会有马虎爪在屋顶亭亭玉立,却不成想,今年的已不是去年的那棵。
  它也在经历繁衍的不易,甚至为此付出生命。望着那个花盆里的形容枯槁,我没有将其丢弃,因为我期待第二年春天,我的宝宝出生的时候,或许这个花盆里会有奇迹。
  此图为带回家的瓦松拼盘
瓦松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