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2

告别景天多养球

  本文为上海肉伯在多肉联萌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听肉伯讲故事。

  一
  在多肉的坑里摸打滚爬,越发对景天科无感了。想一想,也好理解。景天太容易繁殖,掰下的叶片,随意一扔,没几天就生根,冒出新叶片。移栽土里,不用几个月,就窜成老桩。
  当然,景天肉肉“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啥意思?就是生得快,死得也快。烈日暴雨,严寒冰雪,黑腐化水,随时可将其蹂躏得荡然无存。
  即便那些皮实的胧月、姬秋丽等普货中的战斗机,也因其过剩的繁茂而不被人珍惜。是啊,谁愿意整天吃白菜,清汤寡水没荤腥呢?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记得小时,在农村的墙上,时常张贴一些标语。印象深刻的有一句,“要致富,多修路,少生孩子多养猪!”反观我这两年养多肉的兴趣转向,不妨改为“不操心,不用愁,告别景天多养球!”
  这样说,肉坑里的景天们一定会朝我吐口水,那些黑腐的景天们也会站在天空,冷冷地看着我:呸!不是我们,你的钱包可能连外壳都剩不下!不是我们,你哪里积累这样丰满圆润的经验?不是我们……
  各位景天童鞋,请息怒。人生没有太多假设,肉生同样不必总回首。人性深处总有喜新厌旧渴求奇异的因素,所谓的审美疲劳也是如此。过分强调莫忘初心,实则缘于对现实的不满。再者,一将功成万骨枯,成王败寇,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事实上,多肉联萌群里,近一年来出现的一个趋势是,大家晒肉,也从以景天为主,逐渐向更多类别不断扩展。
  比如,阳阳阳成为屁股花的狂热爱好者;芷墨留香从起初的法师控慢慢变为仙人球迷;Joyce、芳草萋萋、绿萍、拐弯羚羊等很多朋友也是对球球(球的花)迷恋得不要不要的;还有,费茜爱鳄鱼之类的奇葩怪肉;只有水木、玻璃鱼、口袋对景天深情不渝!大家真是千姿百态,不一而足。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二
  曾经在中学课本里学过,晋陶渊明独爱菊,唐人多爱牡丹,周敦颐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在多肉中,我对球情有独钟。
  记得两年前,曾在联萌上写过《这个夏天,和球球说再见》一文,回首一个夏天,自己养的各色球球在烈日暴雨中腐烂的痛心经历;还和人体上的球球作了对比,并对养球者的潜意识进行心(zhuang)理(bi)分析。
  值得欣慰的是,两年来,我不断摸索和反思,球技大涨,俨然成为一个资深球迷。在多肉圈里,也通过不同渠道,搜罗各种怪异和奇葩的球球。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实际上,在多肉的大家庭成员里,仙人球、仙人柱、仙人掌等绝对是一个庞大的组成部分,包括平时我们吃的火龙果,也是同属仙人掌科家族。
  下面,把自己近几年来养的一些奇葩球、柱向各位朋友予以介绍。
  首先出场的是绯花玉仙人球。这个品种,只要土壤通透、阳光充足、通风性强,春秋季多浇水,薄肥常施,生长的速度飞快。经常在球体四周,会爆出很多小崽。如果希望主球长大的话,不妨将小球掰下扦插。
  市场上,绝大多数绯花玉,都是侧芽扦插而成。去年秋天,我试着播种过球球,发芽容易,带大太难。水少了会被干死(温馨提醒:“干”的读音平声,不要读歪……);水多了会被淹死;天冷了冻死,天热了烂死。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包括其他球球也是如此。所以,籽播的实生球的价格,不知要比扦插的球高出多少倍。辨别实生与否的一个重要标志,是看球球是否具有萝卜根。何谓萝卜根,自行脑补。
  绯花玉的花色各样,颜色鲜艳,周期长。一茬谢了,一茬又开了,花开不断。还有一种缀化的绯花玉,球体的皱纹和形状怪异,开起花来,更是竞相绽放。
  大多数朋友之所以喜欢仙人球,更多是缘于花朵的艳美。哪怕是非常廉价,扔在路边都无人过问的各种草球,一旦开花,也会惊艳世界。
  比如,这棵养在单位院子里的草球,五六年了,今年竟然也开了,当初可是满身是刺的小球球。长长的黑黑的花箭,在傍晚时分悄然绽开,花瓣如轮,皎洁如雪。几个小时候后,我还没下班,它又悄然合拢凋零。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我家里养的这棵短毛球,还是去年秋天通过网购而来,大概5元吧。栽种好以后,我将其扔在窗外的一个角落里。即便冰雪交加的冬天,也忘记了它的存在。今天早晨,透过玻璃,我竟然看到粉色的花朵,从弱小瘦弱的身躯钻出,芬芳吐蕊,盈盈不语。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有人感到不解,这么小的球体,开出如此庞大的花朵。是啊,生命的力量实在神奇而伟大。生活中,身材小的妈妈,不照样生出白白净净的大胖小子吗?为母则刚的说法,对球体妈妈也是适用的。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三
  再推出我养了多年的标志性几款肉柱。一柱擎天,其实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福禄寿。初来我家时,两三厘米长,瘦瘦的,像个火柴棒。在岁月的沉淀里,一晃变成了霸气威武的大棒子。春夏苍翠嫩绿,秋冬泛着红光。
  我时常面对着一柱擎天沉思,玄想生命的源起,宇宙的奥秘。也会想起金庸小说里的一阳指神功,还会想起曾经看过香港导演王晶的情色电影《新金瓶梅》里的朦胧唯美的画面。生命不止,擎天不息。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这棵是我大概两个月前淘到的新宝贝。它的外形散发着青春、昂扬和神秘之光。因为它,让我彻底打破卖艺不卖身,哦,是不卖肉也不卖文的原则。为了得到它,我帮对方写了一篇硬硬的文《从阳顶天到程成柱》,担心被萌叔毙掉,而直接发在自己的公众号“肉伯的花园”里。
  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它的名字。没错,名如其形,小名JJ柱,大名程成柱,还有一个美翻天的艺名——花月宴。它是仙人掌科的一种,原产地玻利维亚,流出白色的花。抱歉,是开出白色的花——输入法毒性依然没消。
  我空暇之余,也会对着程成柱思考艺术作品,如《大卫》、《沐浴中的黛安娜》等。这些作品和这根柱子一样,无不有一种“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请不要用邪恶和猥琐的目光看着我,不可描述何罪只有?在不少人眼里,说得最贱,心中想得却最切。我的纯洁,我最懂。
  春天刷地过去,夏天来了,天气越发热了起来。昨天傍晚回到家,我突然发现程成柱的底部冒出了新的小芽。不知是侧芽,还是绽放的小花?一切交由时间去判定。我能做的,就是静静欣赏阳刚之美,耐心培育阳刚之躯。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最后一款,猴尾,是在家附近黄山花卉市场的一个多肉店淘到的。店主小岳胖胖的,一副乐呵呵的圆脸。他的老婆也是胖胖的,真有夫妻相呢。
  有一次,我去他们店里逛,看到锅里的油滋滋地沸腾,飘着香味。我说做啥好吃的呢?小岳用满是泥泞的手背揩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炒肉吃呢!我说是啊,多吃肉,才有力气减肥!
  就是在肉香四溢的时候,我一眼发现了这棵猴尾。真的非常像猴子的尾巴,顶端有几个红色的花骨朵,其中一个特别饱满圆润。
  将猴尾领回家,换盆换土。放在阳台外,风吹日晒过了半个月吧。期间,把照片发在朋友圈和群里,不少朋友说,哇,狐狸的尾巴?还有人问,会掉毛毛吗?花骨朵渐渐膨胀起来,一个朋友说,肉搏,你的猴子发春啦!
  发春的猴子!这词语太贴切了!果然,没过几天,花骨朵完全绽放。那个早晨,我看着娇艳欲滴的猴花,阳光与阴影并存,邪恶与纯洁交织,恍若梦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球也好,柱也罢,浑身的刺,丑恶的外表,却开出圣洁的花。其实,我们苟活于世间的每个人,哪个不是置身灰色甚至深渊,努力从恶中寻善,从泥泞中培育花朵的芬芳?
  打住,人生的问题永无答案。思考过多徒劳增烦。球球,你好;再见,景天!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颇为可观的仙人掌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