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瞧,那个钟情艳日辉的人

本文为李青梅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坐标:湖北省孝感应城市

养护环境:不断变化中。通篇只此一盆艳日辉,养护环境改变会随时说明。

配土:河沙,煤渣,木炭,加少许腐叶土。颗粒比大约七成。

掉入多肉坑,是毫无征兆,猝不及防的。

之前仅知道世上有物名为多肉。没见过什么打动人心的实物或图片,就那样没头没脑的一头栽了进去。

就这样打开世界的另一扇门。

17年10月2日上盆照。

彼时养护环境:一楼阳台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从此进入新世界。

翻看旧照片,才发现曾与盛开的昙花合影,曾在蝴蝶兰旁边的石头上小憩,走过的那条路边,种着大片大片的矾根,母亲的阳台上,有对兰,芦荟,波露和冬美人。

小区的路边,有欧石楠,茶花,含笑和紫滕。

17年10月29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一直喜欢阅读,喜欢的作家林林总总。

村上的《且听风吟》里,重病的少女在信里这样写道:“不看书,不能在风中行走,也得不到任何人的爱。几十年后在此衰老,并且悄悄死去——每当想到这里,我就悲哀得难以自己”。

看着这样的文字就让人感到悲哀,那是何其绝望的人生。

相比起来,我们拥有着这少女梦寐以求的一切,除了爱。

但我们有多肉。

艳日辉

17年12月26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历劫。

如果它就此离去,我大概会出坑了。

有人说,''迟早要失去的东西没有多大意义。

必失之物的荣光并非真正的荣光。‘’

18年3月2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劫后重生。此时的沧桑美尤其打动人心。

如果它一直顺顺利利的成长,我的目光可能不会这样长久的停留在它身上。

人们总是在寻找生命的意义,而植物却在任何地方兀自生长。

18年4月19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有些人,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构筑着某种完美,无论结果如何,这种努力都非比寻常。

18年7月15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过去与现在都一目了然,而未来则是“或许”。

18年12月2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一段日子不在家,艳日辉搬到了朋友家。

幸福就是有温暖的同伴。

19年3月8日

养护环境:五楼阳台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喜欢王维的这首《辛夷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艳日辉呀。

它一点不在意我是不是在,有没有看着它,自顾自的变美了。

19年4月13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也许,我们应该向艳日辉学习的是:何必在意别人的目光?

毕竟这是你自己的人生。

19年4月16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然而,这世上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这种悲哀无法向任何人解释,即使解释别人也不会理解。它永远一成不变,如无风夜晚的雪花般静静沉积在心底。

19年6月9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世界充满形形色色的启迪。

人生的每一次拐弯都无声无息。

艳日辉回家。

养护环境:楼顶空调外机上,我家最好的位置。

算露养了。

19年10月23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守着别人眼中的这些“无用之物”,我却满心欢喜。看着它们在夏天沉沉睡去,又在秋天缓缓醒来。看着它惺松的双眼,感受到的是生命的喜悦。

以及希望。

何为有用,何为无用,每人人都有自己的定义。

在一路向死亡奔袭的路上,我愿意与这些美好的事物相伴。

19年10月29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与美好的事物相伴,便是美好的人生。

19年12月14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我们是孤独的,有谁不孤独呢?

然而孤独也是一种沉淀。

与孤独相处的时候,更多的是思维的空间,生命的过程也许因此更加细腻,更加丰润?

20年1月14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谁知道呢?孤独的人生就像是一池清水,波平如镜。

20年2月5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王尔德说“女人的面容是她的幻想作品”。

而花儿的面孔则是它的自传。

艳日辉不断的为它的自传增加色彩。

20年3月8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行走在街巷的时候,我的目光总会飘向人家的阳台或者庭院。有些地方会养着些花草,开花或者不开,又或者小小的瓶瓶罐罐里养着多肉。那时我便会想,这里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怀着这样的念头行走于世,便会觉得这世界多了些美好,让人留恋。

20年3月25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闲的时候,会翻手机里的照片。浩如烟海的图片库里,每一张照片都有打动我心的地方,每一张照片都会说话。一张照片会说:你是美丽的,我要抓住此刻。一张照片会说:对我而言你如此重要,我放下所有的事,来注视你。

20年4月1日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每天每天,都觉得日子糟得不能糟了。然而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被拖入更深的泥淖。

每次,都觉得它已达到颜值巅峰,却发觉它不断的美出新高度。

正是它的美,让人看到人生的希望。

看起来,是我养它,为它配土,浇水,摘枯叶,换适合它生长的环境,实际上,是它拉着我,有勇气面对这世界,并对生活怀有希望。

20年4月11日

此时的艳日辉,当得起它名字中的那个艳字。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以这张18年9月21日的丑照收尾。它肯定还有更丑的时候,然而那时候谁会想得到给它拍照。正如许多年前,有人指着街上那个普通的瘦弱的踩着三轮车的人(马云)对你说:这个人将来会改变世界,改变世界上许多人的生活,从现在开始记录他吧。谁会信呢?

然而时光证明了一切。

艳日辉正是如此。

丑过,也美过,才是真正的肉生。

艳日辉的成长变化

我喜欢的《小王子》开头有一段话说:“大人们喜欢数字。你跟他们谈起一位新朋友,他们绝不会问起你那位新朋友的基本情况。他们不会问你,他说起话来声音好不好听啊?他喜欢玩什么游戏啊?他收不收集蝴蝶啊?他们会问你:他多大年纪了?他有几个兄弟?他有多重啊?他父亲挣多少钱啊?只有在了解了这些情况后人,人们才以为了解他了。如果你对大人们说:我看到一栋很漂亮的房子,玫瑰红的砖,窗口种着天竺葵,屋顶上还有鸽子……他们想象不出那栋房子是什么样儿的。你得对他们说:我看到一栋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他们才会嚷嚷:这栋房子多漂亮啊。”

此段话缘于我们心中的那个小孩子。

不用数字说话。如果要给人贴上标签,我们是一群养肉的人。如果有人能记得我,我不介意他说:“瞧,那个钟情艳日辉的人”!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

最后编辑于:2020/4/28作者:作者联萌

感谢给作者投稿,谢谢你们对多肉联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