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2016,相伴有肉


  本文为上海肉伯在多肉联萌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肉伯又出来讲故事了,大家排排坐好。

  傍晚时分,寒风骤起,仿佛一下子把2016年的温暖全部吹去,迎来了魔都的又一个冬天。
  我独自站在阳台里,看着窗外满花架的植物,尤其是肉肉们,它们浑然不觉寒潮的来袭,争奇斗艳,散发着醉美的状态。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
  想着这一年陪伴肉肉们走来的路,真是几多欢喜,几多忧愁。
  还记得春天初来,乍暖还寒,肉肉们犹豫着一点点萌着芽,弹簧草纤细地从盆里钻出来,山地玫瑰叶片上顶着嫩绿的蓓蕾,外壳包裹着,像精巧的铃铛。景天类的植物,不动声色,默默在春光里积蓄力量。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3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4
  天气再暖和一些,阳台外的五彩花朵,竞相绽开。白色的杏花越过邻家,菜粉蝶在空中翩翩起舞。紫艳的三角梅,火辣辣地伸向天空,这朵谢了,那朵又开了。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5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6
  四月里温暖的一天,我从云南曲靖的一家网店里,买了一株叫少将的肉锥。据说大云南是肉肉们永不开挂的地区,而且这家店主小妹声音清甜,周到热情。收到货后,拆开,虽然包装细致,但还是有几株肉锥破相了。店主百般歉意,一定要发个8.88元的红包给我作为弥补。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7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8
  我一向很少网购肉肉,这次的经历,让我觉得网上也并不都是骗子。如我这样年岁与颜值,无财无色,有何好骗的呢?人与人之间,还是多些信任与温情为好。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9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0
  春天真是一个折腾的季节,对自己没有的品种,想尽办法购入;对已有一株的,还希望能有两株三株甚至群株为其作伴,试想,连续几排都是同一品种的肉肉呈现在你面前,那是何等壮观!此外,还要买土买盆买药。真是一入肉坑误终身,从此毛爷是路人。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1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2
  繁花经雨后,零落不成春。一晃,春天就过去了。在这个春夏之交,我竟然迷恋上了仙人球。从各种渠道淘球,紫牡丹、绯花玉、光虹丸、白翁玉、海王球等,不一而足。还淘到了不少奇形怪状的仙人柱类的植物。印象最深刻的是,从浦东小毛园艺那里淘来的两株巨无霸绯花玉,抱着沉甸甸的,分量不轻。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3
  可惜,这些球们在绚烂开花后,被随后而至的夏天几场大雨淋透,先后腐烂死去。为此,还专门在个人公众号里写了一篇小文《这个夏天,和肉球说再见》,以作纪念。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4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5
  说到公众号,也是在今年春天开通的。起初,是希望多写写养肉的点点滴滴。为此,取名也是颇费心思。叫花之语?太文艺。海上花?还交际花呢!那时正读古书《老子》,甚至都想叫花道。后来,觉得还是叫“肉伯的花园”更接地气。好吧,此处植入纯公益广告两枚:个人微信号:上海肉伯(shanghairoubo);个人公众号:肉伯的花园(roubodehuayuan)。一位已退休的老校长是园子里的常客,他曾经戏称我:瘦而无肉,少而称伯。养花弄草,怡然自乐。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6
  承蒙新朋旧友鼓励,开始写公众号时,热情高涨,几乎每天一篇。渐渐,找不到写的感觉了,经常园子荒芜。而且,写的东西,尽是自己生活的点滴琐碎,更缺少鸡血般的正能量。一些小文里,肉色添香聊人生,纯洁的我,有时竟然被肉友称为污伯、脏伯。真是对不起几百位朋友的关注和厚爱。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7
  不要歪楼,继续聊肉。魔都的夏天,对于肉肉们而言,不好度过。尤其是七八月期间,烈日当空照,肉肉们被晒得焦灼无比,像富士、白熊之类的贵族,干脆利落,很快就结束了生命。吃一堑,长一智,不敢过分露养,决定适度收敛一下,用心一些。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8
  夏天的雨多,有时在傍晚悄然而至,细细密密。像小区里不知谁家传来的琴声,柔软而忧伤。这样的雨,可以不计。有时已夜半入梦,惊闻雨声急匆,敲打玻璃窗。遂遽然起床,冲到阳台,拿出塑料雨布,为肉肉们遮挡。高温的日子,用遮阳网覆在其上。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19
  尽管如此,天气多变,防不胜防。还是阻挡不住肉肉们的死亡。一些像罗密欧、婴儿手指、葡萄之类的肉肉,躲过了夏天,躲过骄阳,却倒在了秋天的连绵阴雨里。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0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1
  上文提到的从云南快递过来的少将肉锥,在闷热的夏天,从几株分裂成几十株,满满腾腾一大家子了。在初秋一个清晨,少将钻出了紫色的花蕾;下午时分,全部绽开了。美得惊艳!花期开了几次,同样在一个傍晚,突然发现肉锥逐个腐烂了。同样的环境,同样的养护方式,一言不合,它就死给我看。像这种方式死了的肉肉,今年大概有几十盆。搞不清,为何越对它们细心照顾,反而越不好好活着。
  “美就是净化过剩的过程”,米开朗基罗的话,用来形容剩余的多肉,毫不为过。秋天到了,存活的肉肉,有的成为老桩,有的开始变色,有的开始开花,冷澹秋容,临风笑语。阳台之内,一方小桌,倚楼赏肉,举杯小酌。不学人间秋易去,但有肉色映南山。养肉之乐,醉在于此。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2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3
  前几天,一个午后,陪同单位一帮肉友们,赴景天阁大棚参观。再次见到棚主大旺,上次还是初春时。大旺竟然剪去了曾经披肩的长发,笑容阳光而明朗。陪我们参观,帮我们介绍肉肉名称和习性。他一个下午说的话,竟然比我认识他两年加起来都多。
  问及大棚里的肉肉,在夏天是否也会死。大旺说,当然会啊。有时,谁都弄不清它们的死因。说到拍卖的多肉群,他说早就不拍了,觉得没意思。
  是的,大旺变得不再神秘了;曾经的圈子和肉友,也渐渐冷清散去。这世间太多的事情,是无法弄清其变化与归宿。养肉本来就是为了开心,为了有意思,何必在意其形式与生死?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4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5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6

2016,有多肉植物相伴-27
  想至此,所有的欢喜,所有的忧愁,皆随风而去。再见,2016;你好,2017。

如果你对肉伯的故事感兴趣,还可以看看他的往期文章:
上海肉伯的养肉记
这个酷夏,和肉球说再见
肉友记:9妹的故事
多肉棚主大旺的故事
会写诗的肉伯故事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