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5

Shimada(岛田)群仙園访记

  大师的风采总是令人仰慕的,下文的作者老班因缘巧合下零距离接触两位番杏大师G.S与Shimada(岛田)的神交流,且看荒村老班如何徐徐道来。
  这几天阴雨霏霏,石头们该开花的开花,该吸水的吸水(个别的因为位置的关西开始拼命长高),手上的事情终于也终告一段落,开始收心把这次春天过去拜访亚洲知名Lithops大师Shimada 的感想跟收集到的资料整理分享给大家。
  2014年2月,正值中国农历年,老班在浓厚的过年氛围中收到了一封来自欧洲番杏大师的G.S的来信,表示今年五月份他刚好到亚洲参加一个环境论坛,有大约5-7天多余时间的勾留,询问老班是否有兴趣一同前往日本参访Shimada,老班从二咪大仙的文章中遥游了大仙之处好几次,难得有大师与大师的对话,这种机会怎么也不能放弃,于是欣然地接受邀约一同前往(一直到出发之前老班还愣头愣脑的没想明白,人家大师对话,怎么会喊上你这老班,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切搞笑的开始)。
  五月中到来,老班收拾行囊,告别小班及小班他妈,前往东京与G.S会合,在机场一碰面几句寒暄叙旧(中间非关屁股就不赘述),并且马不停蹄地赶往东京駅,就开始进入正题,还一边套招,看看等等见到Shimada要怎么挖宝,并且突破心防进去传说中的母本棚,聊的正欢,突然可爱的列车小姑娘出现,询问是不是需要啤酒饮料,亲爱的G.S.大师就开心地要了一瓶BEER,一切都是这么的合情合理,想不到小姑娘开始表示你是不是要"比鲁",G.S大师明确的告知,我要"BEER",一番鸡同鸭讲之后,老班开始心里打鼓了,敢情G.S大师不会说日文?大家都知道日本人的英文能力!是多么的#$%^&*,于是乎,老班弱弱的问了一句,"大师阿,等等遇到Shimada我们要怎么跟他沟通阿?"G.S大师很狐疑的看了老班一眼,你们亚洲语系不是都能通吗?!妹妹的!是谁告诉你的(老班内心大喊着,最好德國佬跟法國妞溝通無國界啦),G.S大师又接着表示,他那年在南非遇到Shimada的时候,对方是这么告诉他的!你二妹的~你都听不懂人家说甚么,你怎么知道人家是这个意思啦!!没办法,老班已经上了贼船(应该说贼火车)下不去了,赶紧拨通在日本工作的老妹电话,叫他赶紧出发,赶赴群马会合,不然真的只能上演比手划脚游戏了。

  到了桐生駅,(以下G.S大师简称G,Shimada大师简称S),一眼望去,已有一位白发苍苍的大师在车站外等着,老班一时惊讶,以为是S大师亲自出马,原来S二代其实也已经有了年纪白发苍苍的,两个老朋友相认甚欢,一阵忙乱之后纷纷上了车前往传说中的群仙园(外观及造型请参考二咪大师的大作,老班在此不再赘述)!!
  进了车里,两位大师开始了神的交流(G大师说着英文,S大师说着日文,很开心地聊着,老班很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听懂对方再说甚么?有时候两位大师又一起狐疑着看着老班,老班只好同时操起破烂的英文跟别脚的日文,像个小汉奸一样,这边说说坏话那边忽悠着老人家,呵呵,老班后来发现其实大师们主要的关键词都在于拉丁学名跟园艺名,让人感叹真的是屁股无国界!)

访番杏大师岛田记

  一进入棚内,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苗子跟屁股,老班着实震惊,S大师阿,人家不是都说你这没甚么东西卖了吗?原来都藏在你这阿!大家想的到的,紫甚么紫甚么,无一不缺,这个荒那个荒,这个园艺那个园艺,也都有一到两盆的藏量,老班见色心起,想起一句老话,占地为王,立刻喊出土豪名言:"打包!"S大立刻用力地挥着双手表示,"咑咩咑咩",G大也露出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彷佛我刚刚当着他们的面把裤子脱下来一般),跟我说:老班阿,你如果真的要做生意,你何必千里迢迢地跑这么一趟?你一次把东西都带走了,那如果有其他爱好者也想要收集不就都没有机会了吗?一听完两位大师这么说老班立刻囧了,我以为像是土豪一样的喊着打包最能彰显身分跟重要性,没想大两位大师的思维跟我这么不同,瞬間鄙視了自己好幾下,放下得失心,專心誠心地以取經為目的。

岛田大师的番杏小苗-2

岛田大师的番杏小苗-3

岛田大师的番杏小苗-4

  刚好S大师的太太这时候也端出麦茶,招呼着我们进到屋里聊聊天,表示虽然还没到夏天但是棚子里面也是够热的,进屋里吹吹冷气吧,聊着聊着两位大师把自己对于目前屁股的想法比较完整的对老班教诲了一番,老班深刻地感受到文化的差异,以及自己功力熏心的迫切,在此老班用自述的方式,将两位大师的内容整理如下:
  G:现在南非的屁股花原生地随着观光客的增加,经济作物的扩增,慢慢的很多原本产地面积就小的品种,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对于他而言,品种好比颜料,要做出好的画作,应该要保证颜料的纯正,没有纯正的颜料,就算很偶然的得到了一个正确的调色,那也不过是偶然,如果你想要获得真正的成功经验,就只能进行所谓的逆向工程,把所有的色彩全部的还原,就像是388,这么多大师花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是无法摸清他的底细,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所以在他培育屁股也好,番杏也好(有趣的是,他通常以英文中式点心"烧卖"统称番杏,就像是我们叫Lithops叫做屁股的道理类似),依照他的看法,所有的品种或是园艺发展的园艺家或是园艺爱好者,都应该要建立起血统的责任,详实的记录来源,但是如果你只是孤芳自赏,那倒是不必如此费心,享受过程就好,只是如果你有分享或是贩卖,那么你对于接手的人就有一份责任,不然就会造成大家的困扰。

岛田大师珍藏的石头-5

  S:其实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Shimada的东西就是提纯再提纯,精炼在精炼,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就好比相同血统的人类,不停的近亲再近亲的繁衍,最后会变得很多弱化或者变异出现,在于培育品种以及过程中,需要引入大量的相似品项或是特色的血缘,将基因拉开再重新的融合,也就是说,如果你有了一对满意的母本了之后不等于你就可以无止境的复制这些母本到子代上,再加上很多时候母本的花旗没有办法精准地控制,很多时候为了控制质量不得不让花期没有对上的母本放一年的假期(笑,摘掉花苞养精蓄锐,来年他会更好的回报)这一点很多花友没有办法实践,第一年拉花了,迫不及待地就开始涂涂抹抹,可以试想,刚刚初潮就马上让她怀孕,状况如何?另外,很多人说母本的双方都要有很强烈的表现,这一点透过实验的证明不是正相关的,如果两方面都很强烈的表现,通常会很极端的走向,但是如果母本的选择上没有父本的表现强烈,同常能够很好的担任传承的角色,将良好的基因更表现保持下来。

岛田大师珍藏的石头-6

岛田大师珍藏的石头-7

  对于现在市场的现象,老班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问题,S大师也毫不保留的表示自己的想法:
  S:其实他知道,很多人都在说群仙园其实是属于保彦不是典彦的,之前初代在出货的过程比较仔细也比较矜持,但是到二代了就开始乱卖,其实他也挺烦恼的,因为在三四年前他接手之后,有一些棒子大棚以及内地实力雄厚的某合资大棚都陆陆续续地透过关系以及种种方式来清过不少母本,但是其实S大师说,很多时候如果你以这一行为职业的时候,会失去很多原本当兴趣的乐趣,就像是很多时候人家来批走一批货的同时软磨硬泡的要求带个几盆非卖品,不管如何你也不好意思断然地拒绝,毕竟日本社会还是一个尊敬礼节的民族,他说如果不是希望将初代的普及精神传递下去,他也不想对外贩卖,最后他只好想着,不管过程如何,这些东西终究能够到达喜好者的手上,也算是对屁股介一点小小的贡献了。
  最後再G.S不停的拜託下(看著60幾歲的兩個大師像小孩子一樣的討價還價真的很有意思)還是見到了大師的經典收藏,坦白說,老班雖然閱荒無數但也瞬間腿軟,為什麼不能搬走阿

岛田大师珍藏的石头-9

岛田大师珍藏的石头-10

  想要领略大师的风采,还可以看看这篇文章:美国访“仙”记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