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4

生石花的俗名和科学命名(Cole译作5)

  本文节选自花友光光翻译的COLE经典之作——《开花的石头》,译者微信公众号:大地宝石。你还可以点击了解生石花的形态特征生石花的分类

  生石花的俗名
  在接触正式的科学命名(拉丁名)之前,我们先花点笔墨来谈下生石花在各种语言中的俗名。在英语中,生石花又被称为“开花的石头”,“活着的石头”,“卵石植物”,“石头植物”,“石脸植物”。在南非荷兰语中,生石花最着名的俗称是“小牛蹄”,同理,也经常被称为“小羊蹄”,“小马蹄”。有时也被称为“小羊脚或者小牛脚”和“羊痕或者羊脚印”。其他的名字还有“小脚趾”(虽然这个名字对Frithia pulchra/光玉更加适用,光玉也有“小脚趾”这个俗称),“簇丛”或者“垫子”。
  在纳米比亚,德语人群喜欢称生石花(特别是心型的品种,如L. ruschiorum/留蝶)为“霍屯督屁股”,这个名字来源玉科瓦桑部落霍屯督族妇女特别肥胖的臀部特征。在纳马语(霍屯督族)中,生石花被称为“羊蹄”,这和南非荷兰语中的“羊蹄”相对应,也许这就是南非荷兰语中“羊蹄”的本源。在纳米比亚的赫雷罗语中(班图人),生石花被称为“狗睾丸”。南非荷兰语中也有被称为“狗睾丸”的植物,但是常常是指光茎的Trichocaulons。
  在茨瓦纳语(班图人)中,CP的北部地区和OFS的一部分地区,生石花有几个俗称: “小蹄子”,这和南非荷兰语类似;“肠胃鼓泡器”(据当地人说,当食用这些生石花时,肠胃会鼓泡),这个名字在OFS地区的索托语(班图人)中也有使用;“女孩的臀尖”(和德语类似),这个名字主要是针对L. lesliei(紫熏)。当我问起一个当地人,一个年轻的小伙,这些生石花是否也有被称为男孩的臀尖时,那个小伙严肃的告诉我没有。
  L. lesliei

  科学命名(拉丁名)和发表者的名字
  接下去的内容需要结合各种分类体系或者分类索引中的相关的描述来阅读。对大多数读者而言,这部分内容没有什么新意。然而,当注意到一个从业长达35年的生石花专家居然不理解跟在字母后面发表者名字的意义时,我们才引起了重视。L. fulviceps f. aurea Shimada和 L. bromfieldii var. insularis f. sulphurea Shimada都是Shimada在1977年发表的品种,但是Shimada在1986年问起,为什么要在aurea 和sulphurea后面跟 “Shimada”,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写法。
  值得注意的是,拉丁名现在已经成功地取代了一些种和变种的传统名字。这些被取代的种和变种的传统名非常凑巧的都是女性的名字,即*edithiae,elisabethiae,gesineae,waldroniae。最初发表时使用的*edithiae,elisabethiae,gesineae,waldroniae这些名字都是不符合国际植物命名法的(ICBN),但是这些名字在文献中都沿用了好几年。ICBN的法则具有追溯性,所以,在这里我将纠正这些错误的拼法。
  生石花属一个正确有效的名字,和其他的植物一样,应该至少包括两个部分。即属名(属)-Lithops和种加词(种命),如aucampiae,再加上发表者的名字,即正式发表这个种名以及符合其他ICBN规定的人的名字。发表者名字常常是缩写的,如L. Bol,是H.M.Louisa Bolus博士的缩写。生石花属的属名Lithops,是N.E.Brown博士于1922年发表,他的名字常常被缩写成N.E.Br,因此生石花属正确的属名应该是Lithops N.E.Br。一个具体的种可以写成Lithops N.E.Br aucampiae L. Bol,但是当我们明确在某一个具体的属内讨论时,属名发表者的名字常常可以缩略。因此,上述的名字可以写成Lithops aucampiae L. Bol或者缩写属名写成L. aucampiae L. Bol。
  在种的下面还有亚种,变种,和/或者形式。这些亚种,变种,和/或者形式的发表也需要符合ICBN的规定,并需要正确地书写发表者的名字。如一个日轮玉变种的全名应该是:L. aucampiae L.Bol.subsp. euniceae(DeBoer) Cole var. fluminalis Cole。注意,在这个全名中,种加词有两个发表者的名字。这是因为这个名字有过一次变动:euniceae最初由H.W.deBoer作为一个变体发表,即L. aucampiae var. euniceae,后来Cole认为这个变种应该升级成亚种,所以在L. aucampiae subsp. euniceae(De Boer)Cole中,最初发表着的名字被放在括号里,之后申请改动的人的名字跟在后面。
  有时,最初发表和申请改动的是同一个人。如生石花中的一个大种最初命名为Mesembryanthemum lesliei N.E.Br,之后,在1922年,N.E.Brown将它移动至他新创立的属,因此它的名字就变成Lithops lesliei(N.E.Br)N.E.Br,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当明确某一个属时,发表属的人名可以缩略,这里发表种或者亚种的人名也可以缩略。因此L. aucampiae L.Bol缩略成了L. aucampiae subsp. euniceae(De Boer)Cole,再后来又缩略成了L. aucampiae subsp. euniceae var. fluminalis Cole,以此类推。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一个科学的名字是用斜体或者粗体或者下划线标识,发表者的名字和susp,var,f(拉丁语中的亚种,变种,形式)是用普通的罗马字母标识。
  名字状态的改变可能是从低级分类到高级分类,就像上述的例子一样。但是大部分情况还是从高级分类转变到低级分类。拉丁名中出现两个发表者名字还适用于种合并的情况,如B. Fearn将L. dinteri Schwant.和L.brevis L.Bol.合并成了一个种,并将后者例为了这个种的变种,即L. dinteri var. brevis(L.Bol) Fearn。另外,还适用于种间变化,如DeBoer 曾发表了一个特别的变体,L. fulleri N.E.Br. var. ochracea DeBoer,但是Cole认为这应该是L. hallii De Boer的一个变体,因此他在1973年发表了L. hallii var. ochracea (De Boer)Cole这个新名字。
  名字状态改变另外一种情况异名的减少。这种情况发生在有2个(或者2个以上)的名字来描述同一种植株时。这些有效的名字可能是由不同的人发表,甚至可能是同一个人发表的,但是之后的工作发现这些植物都是同一个种,所以这些名字必须缩减成一个正式的名字,其他的名字作为异名存在。选择正式的名字是根据发表日期来定的:第一次有效发表的名字将拥有优先权。如 A.H.Eksteen夫人曾发现了一个生石花种群,其中一些标本株寄给了Louisa Bolus夫人,另外一些间接地流入到了G.C.Nel教授手上。L. dorotheae Nel 在1939年7月5日发表,而*L. eksteeniae L.Bol仅在15天后,即1939年7月20日发表(见Cole1970c)。在这种情况下,前者拥有优先权,后者称为了异名,或者不再使用。
  另外一个例子是1937年发表的*L. gulielmi L.Bol。这些植株是WilhelmTriebner在Kurt Dinter发现L. schwantesii的地点方圆不到25公里处发现的,L. schwantesii在1928年发表。之后发现这两个种都是不可区分的,也就是同一个种时,L. gulielmi L.Bol就降级成了异名。优先权规则同样适合种合并的情况。Fearn合并了1927年发表的L. dinteri Schwant.和1932年发表的L.brevis L.Bol,自然地,前者保留了种名,而后者降级成了变种名。
  有时候,有2个人(或者更多人)共同发表一个名字,申请名字改动或者合并种,那么这些人之间用“&”或者拉丁文“et”分隔,如L. werneri Schwant. & Jacobs。“ex”的意思是:拉丁名中的第一个作者命名了这个品种,但是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没有有效地发表,然后发表工作是由拉丁名中后续的作者完成。如:G.Schwantes(1957:219-20)命名了L. volkii,并用了一整页的篇幅来描述和讨论这个品种,包括了选择使用这个名字的原因,但是他没有提供必须的拉丁文描述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导致这个名字没有有效地发表。几年后,De Boer和Boom完成了有效地发表工作。所以就有了L. volkii Schwant. ex De Boer & Boom,这个有效的名字。现在,在此书中,这个品种完整的名字是 L. pseudotruncatella (Berg.) N.E.Br. subsp. volkii(Schwant. ex De Boer & Boom) Cole,这是一个相当冗长繁琐的名字!
  当然,这些繁琐的发表者的名字在演讲,非正式场合,或者是通俗写法中通常会省略。而且,或许你也已经注意到了,在正式的书写中,当主题和具体内容都已经明确的情况下,这些发表者的名字也会省略。但是,当我们需要确切地说明某一种植物时,尤其当不同的发表者给了完全不同的植株同一个名字时,或者有其他类型的名字混淆时,这些发表者的名字就显得格外重要了。幸运的是,在生石花属中,这些名字混淆的情况很少。
  一个新的亚种,变种或者形式的建立,不管它是否是因为划入新的分类,改变名字的状态或者是合并种,将自动产生和种名或者它所归属的下级分类名一样的亚种,变种或者形式目录(假设没有存在亚种,变种或者其他形式)。如:L. aucampiae L. Bol之前没有任何的下级分类,直到1966年De Boer将它归为一个变体,即发表名为L. aucampiae var. euniceae De Boer的变体,这个结果就是为那些迄今为止我们简称为L. aucampiae,也就是L. Bol命名的植株自动创立L. aucampiae L. Bolvar.aucampiae这个变种目录。同理,将De Boer的变体升级至亚种地位时,即L. aucampiae subsp.euniceae (De Boer)Cole,也将自动创立L. aucampiae L. Bol.subsp. aucampiae这个目录。
  通过上述所说和进一步熟悉后,我们会发现读懂命名规则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难,这主要取决于普通的收集者自己的态度。对于普通收集者,也许他们并不需要熟悉这些“人名”的由来,但是如果我们能了解这些命名规则,那么对我们更好的了解生石花大有裨益。特别是,当我们需要了解生石花分类体系时,这点显得尤为重要。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必须时刻使用这些加上发表者名字的命名。相反的,我们常常简单地使用变体名或者园艺名来称谓我们的植株,这些变体名和园艺名常常也是缩写的,就好像我们喜欢简称我们的家人和朋友的名字一样。如“Albinicas需要浇水了”,“Gracilis开始开花了”,“Subfens看上去太干了”——通常我们不会说Lithops hookeri variety subfenestrata看上去太干了!
  然而,最让人绝望的问题来了,关于命名系统,我们应该采用谁的系统,什么系统?Nel(1946)的,Schwantes(1957)的,De Boer的(1974,发表于Jacobsen的Lexicon of succulentplants),Fearn的(1981),Cole(1973c)的,或者是Cole(1988)的,亦或是其他各种可能的系统?由于很多新的分类和新的名字在不断地涌现,那些旧的命名系统已经过时了,但是当时在这些旧的命名系统中建立的科学方法的意义远远要大于接下去的新分类工作。命名系统需要使用最新出现的,而不需是最完善的,或者最科学有效的,亦或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
  当然,最终选择权在于你们手上。如果你们喜欢De Boer的“种和变种”系统,那么就可以忽略L. aucampiae subsp. euniceae (De Boer)Cole这个名字,而使用L. aucampiae var. euniceae De Boer这个名字。如果你们使用Nel的命名系统,那么你们就会和Nel一样,忽略所有的下级分类,而使用’Lithops euniceae’ (De Boer) Xxxxx这样一个和L. aucampiae L. Bol平行的种名,当然这个名字在使用前需要正式的发表,并将发表者的名字填入上述的Xxxx中。或许你倾向于使用De Boer/Schwantes/Fearn/Cole的混合命名系统,那么你不必对别人理解你的混合命名体系抱有希望,除非你能正确有效地发表你的这种混合命名系统,并且有科学性和持续应用性。
  还有很多所谓的“标签收集者”,他们中的很多人只会整理出所有他们能够在出版物中找到的名字,而不屑去对照这些名字所对应的植株。这些名字中可能包含了异名,裸名,无效发表名,各种奇怪的残缺不全的名字,或者是仅仅出现在某些育苗场目录上的名字。如果你真的想这样做,那么你甚至可以自己杜撰名字加到这些植株上。如“L. margeae”(从Marge J.手上获得)或者“L. woolworthensis” (从Woolworths那里买到),或者“L. myownbabies”(从混合种子中播出)。
  “标签收集者”和“广泛收集者”还是有所区别的。前者压根就不会考虑他们标签上名字的准确性,更不会去根据植株修正它们的名字,他们的乐趣在于给那些来历不明的植株套上更多的标签。而“广泛收集者”虽然也在收集异名,裸名或者一些地区化的名字,但是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这些相关的数据得出植株真正的名字,并使他们更容易地进行分类鉴别。
  不幸的是,这些“标签收集者”胡乱收集名字的行为助长了那些不择手段,以盈利为目的育苗者的气焰,也使困扰了真正的爱好者。多年来,我们一直从我们收集的生石花样本中收集种子,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以及避免杂交,这些生石花样本被严格地控制培育环境,并给予C开头的编号,这个编号代表了这个植株的栖息地。在这几年里,美国,英国以及德国的仙人掌和多肉植物保护组织每年都有几百盆标着C开头编号的生石花出售,但是C开头的编号和名字并没有关系,跟盆里的生石花植株更没有关系。
  这本书不是写给“标签收集者”的,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此书能够影响到这些人,让他们抛弃胡乱收集名字的行为,而将注意力转移至名字与植物的对应上。我还希望此书对所有生石花种,亚种以及各种其他形式的收集者有所帮助。
  Cole编号生石花
全世界广泛采用的科尔编号生石花
  科学名字的起源
  许多发表者对生石花的各种分类使用了各种名字(无论是科学命名或者是异名),但是很少有发表者明确解释为什么使用这个名字。大多数情况,我们可以推测出这些名字的起源,但是还是有一些名字模棱两可,很难猜测。比如:H.M. Louisa Bolus起的名字“brevis”,意思是矮小的,“*elevata”意思是升高的,从中我们可以猜测,前者是指相对较小的植株,后者可能是在园艺培育过程中容易徒长,即面部高于土面,当然,这些都是猜测。N.E.Brown使用了“*localis”这个名字,意思是这种植物属于某个区域,但是关于这个区域在哪里,为什么起这个名字,至今还是一个谜。H.W.de Boer使用了“*L. Turbiniformis”这个名字,可是和N.E.Brown的var. lutea相比,de Boer的名字使用的就不那么恰当了[5],因为de Boer的植株并没有var.lutea这个变种那么黄。
  G.C.Nel给一个种群命名为“L. marginata”[6],但是他搞错了这个种群的模式产地[7],也没有解释这个名字的由来。事实上,这个种群的窗面空白区域并没有特别的地方。他还命名了“*L. chrysocephala”,同样,他没有说明这个种群的模式产地和名字的意义。这个拉丁名的意思是“黄色的头”,但是从他描述的植株来看,没有一株显示出黄色的头或者面部。Nel的植株来源于T.J. Dry先生的Geelkop农场,也许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黄色的山坡”。Nel起这个名字可能是开了一个蹩脚的玩笑,或者是拉丁文太差。
  对一个科学名字的解读可以分为三类。(a)地理位置(地方或者栖息地);(b)细节描述;(c)人名称谓(来源于人的名字)。对于地理位置,主要有两个来源,Nama(霍屯督)[8]和德属西南非[9]。
  直接来源于Nama的名字有:aiaisensis,*kuibisensis,kunjasensis和rurikosensis等,这些名字都有一个拉丁后缀-ensis。至少有两个名字有三语结构,如namtipbergensis 和nutupsdriftensis,这两个名字前面两个音节起源于Nama语,中间的berg(山脉的意思)和drif(t)(浅滩,交叉口的意思)是南非荷兰语,-ensis是拉丁后缀。而Karasmontana 和*damarana是双语结构,Nama语的Karas(尖石地区的意思),拉丁语的montana(山地的意思),以及Nama语damara和拉丁后缀-(a)na。
  所有的纳米比亚(德属西南非)黑人,尤其是位于NW的达马拉兰地的黑人,一个世纪来都被称为达马拉人。关于达马拉人的由来有一个传说,也许这个传说是杜撰的,也有可能是真实的。传说最早开拓纳米比亚(德属西南非)的一批人,牵着牛车,带了一群黄皮肤的霍屯督仆人来到了这片土地,当他们第一次看到当地的两个黑人时,就问身边的仆人,这两个黑人是什么人,仆人回答说是达马拉人。于是当这些探索者回到开普敦时,他们报道了这些西北内地的黑人名字。Nama语是一种可区分性别的语言,男性,女性和中性(代指两性)都不一样。同时也是有三种语法形式:单数(1个),双数(2个)和复数(2个以上)。在damara一词中,dama意思是黑色的,后缀-ra意思是两个女性,所以damara简单的说就是“两个黑肤色的女人”。种名 Karasmontana只比*damarana早发表3个月,不然对于这个分布最广泛的种就有*L. damarana (两个黑肤色女人的生石花)这样一个种名了。
  那些来源于南非荷兰语的brandbergensis,halenbergensis,mickbergensis都带有berg(山脉的意思)这个词。groendrayensis 和*witputzensis来源于非洲白种人的名字,但是拼法有所不同。前者正确的拼法应该是Groendraai(意思是:河流绿色的转弯处)。位于温得和克[10]的Triebner农场致力于这个品种的推广,但是在他们的产品标签上先后经历了三种拼法:L. sp.groendraai;L.sp.greendray和L.sp.groendray,直到最后的一种拼法被Jacobsen根据他的命名体系采纳后才统一。一个德国农场的名字,即Marienthal,被翻译成L. vallis-mariae这样一个迷人的拉丁名。
  有些名字是根据地理位置而来,这样的名字暗示了这些植物的自然栖息地。这些名字包括*alpine(意思是高山的,来自高山顶部)和*summitatum(意思是山的制高点),暗示着这种植株是在山顶发现的;Insularis(意思是和岛屿相关),暗示着这种植株是在奥兰治河上的一个岛屿中发现的;fluminalis(意思是和河流相关),暗示着这种植株是接近奥兰治河的区域发现的;salicola(意思是盐居者),暗示着这种植株第一次是在盐池边发现的。
  根据细节描述的名字只指基于一系列特征而起的名字。
  (a)根据笼统描述或者外观而起的名字,如bella(意思是迷人的,美丽的);*commode(意思是完美的);optica(意思是像眼睛一 样),pseudotruncatella(意思是虚幻的,这和肉椎属的Mesem类似)。
  (b)根据面部特征或者外观而起的名字,如*fossulifera(意思是小沟渠);rugosa(意思是有皱褶的,不平的);marginate(意思是留有空白的);subfenestrata(意思是部分窗面化);*translucens(意思是半透明的)。
  (c)根据尺寸和形状而起的名字,如divergens(意思是广度的张开);*turbiniformis(意思是陀螺形的);minor(意思是小型的,少量的);*plena(意思是大型的,很多的)。
  (d)根据颜色而起的名字,如amethystina (意思是紫水晶色);*brunneo-violacea(意思是棕-紫色);ochracea(意思是赭红色);lactinea(意思是乳白色);olivacea(意思是橄榄绿色);terricolor(意思是大地色)等等。
  (e)根据纹路的有无而起的名字,如dendritica(意思是树突状,树枝状),gracilidelineata(意思的细腻的纹路);*inornata(意思是没有纹的,朴素的);marmorata(意思是如大理石般的);multipunctata(意思是多点的);verruculosa(意思是上面布满了小疙瘩);glabra(意思是光滑的,没有疙瘩)等等。
  (f)根据花而起的名字,如albiflora(意思是白花的);*diutina(意思是花期很长)。
  (g)根据种子而起的名字,如*farinose(意思是粉状的,细小的),指种子非常细小。
  来源于人名的名字可以分成下面几类:
  (a)采集者,如archerea,aucampiae,bromfieldii,comptonii,elisabethiae,*erniana,fulleri,hallii,herrei,lesliei,meyeri,venteri,villetii,waldroniae等等。
  (b)采集者的妻子,如annae,marthae等;采集者的儿子,如helmutii;采集者的女儿,如*margarethae;或者采集者的家人,如ruschiorum。
  (c)发现者或者提供信息的人,如dabneri,frederici,glaudinae,lericheana,mariae,riehmerae,weberi;或者提供信息的人的妻子,如susannae。
  (d)土地所有者,如*christinae。
  (e)采集者的朋友或者合伙人,如euniceae,francisci,geyeri,julii,otzeniana。
  (f)生物学家或者多肉植物学者,如burchellii,deboeri,hookeri,nebrownii,schwantesii,tischeri,volkii;或者是这些人的妻子或助手,如elisae,gesineae,naureeniae。
  (g)一个美貌的女孩,但是她对生石花既没有兴趣,也不懂。dorotheae。
  注意,只有一位土地所有者(或者他的妻子)被加入了命名中,即*christinae。然而,无疑地,在很多例子中,当地农民或者土地所有者早在任何的“发现者”偶然发现这种植物前就已经知道这些植株了,他们还为这些“发现者”提供信息并且带领他们到达栖息地。
  生石花属各个种类发表者的名字
  为了读者的方便,我在这个章节中列出了生石花属各个分类的发表者的名字(包括异名)。关于分类我们将会在下面的“品种索引”章节讨论。这些名字是按照它们的缩写名的字母顺序排列。
  Berg.=Berger, Alwin(1871-1931),德国
  Boom.=Boom, Boudewijn Karel (1903-80),荷兰
  Burch..=Burchell, William John (1781-1863),英国和南非
  Cole=Cole, Desmond Thorne (1922- ),南非
  De Boer=de Boer, Hindrik Wijbrand (1885-1970),荷兰
  Dint.=Dinter, Moritz Kuit (1868-1945),德国和纳米比亚
  E. E. Fritz=Fritz, Ernst Eduard (1919-86),南非
  Frean=Frean, Brian(1937- ),英国
  Haw.=Haworth, Adrian Hardy(1768-1833),英国
  H. Lückh.=Lückhoff,Hilmar Albert(1916- ),南非
  Hook. fil.=Hooker, Joesph Dalton(1817-1911),英国
  Jacobs.=Jacobsen, Hermann JohannesHeinrich(1898-1978),德国
  L.=Linnaeus, Carolus (Carl von Linné) (1707-78),瑞典
  L. Bol=Bolus, Harriet Margaret Louisa(néeKensit) (1877-1970),南非
  Loesch=Loesch(L?sch), Alfred(1865-1946),德国
  Marl.=Marloth, Hermann Wilhelm Rudolf(1855-1931),德国和南非
  N.E.Br=Brown, Nicholas Edward (1849-1934),英国
  Nel= Nel, Gert Cornelius (1885-1950),南非
  Rowl.= Rowley, Gordon Douglas (1921- ),英国
  Schick=Schick, Carl (1881-1953),德国
  Schwant.=Schwantes, Martin Heinrich Gustav (1881-1960),德国
  Shimada=Shimada,Yasuhiko (1928- ),日本
  Thunb.= Thunberg, Carl Pehr (Karl Peter)(1743-1828),瑞典和南非
  Tisch.=Tischer, Arthur (1895- ),德国
  Triebner=Triebner, Wihelm (1883-1957),德国和纳米比亚

  [5] 译者按:Turbiniformis和lutea都有黄色的意思
  [6] 译者按:marginata有空白的意思
  [7] 译者按:type locality,即模式产地,是指模式标本产地,在确定及发表某一群生物的学名时,应指出此学名的特征与作为分类概念标准的模式标本,这些用于命名的模式标本采集地点称为模式产地,是生物学中物种命名法的范畴
  [8] 译者按:指南非
  [9] 译者按:德属西南非洲(German South-West Africa) - 1884年到1915年为德国的殖民地,1990年独立之前是南非的领土,独立后改名为纳米比亚。
  [10]译者按:温得和克,纳米比亚首都。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

最后编辑于:2018-07-25 22:25:34作者:作者联萌

感谢给作者投稿,谢谢你们对多肉联萌的支持。